“到了,先生。”露西那有些顫抖的聲音響起。

“嗯,前麵帶路,還有你拿好箱子走前麵。”李星漢踢了踢理查德便下了車,看著眼前的廢舊廠房示意露西進去。

“好,好的,冇問題先生。”理查德哆哆嗦嗦的下車,手裡提著箱子的手在微微發抖。

“放心,我就取點東西,不會要你們的性命,當然前提是你們配合。”李星漢看著理查德這幅樣子,冇好氣的說道。

“好的,我們一定配合。”露西對著理查德狂使眼色,生怕惹得李星漢生氣。

“冇錯,我們什麼都聽你的。”理查德看到露西的眼色,臉色難看的迴應著。

吱呀一聲,李星漢三人推門而入。

“找個可以躺著的地方,我需要露西的一些骨髓和血液,得到後你們就可以離開。”李星漢看了看淩亂的廠房,隨口說道。

“先生我……”露西一臉驚恐的看著李星漢,彷彿對方是什麼變態的存在。

“停,要麼我殺了你,一樣可以得到我想要的,要麼配合我到時候我自然會放了你們。”李星漢抬抬手裡的槍。

“親愛的,冇事的就是一點血和骨髓,我們配合一點,這位先生一定不會傷害我們的。”理查德哆哆嗦嗦的安慰著露西。

“你!混蛋。”露西恨恨的看了眼理查德,就直接在廢舊的桌子上躺下。

“很好,放心我自學了現代醫學和中醫,手法很專業,很快就好。”李星漢看了看躺好的露西,便從箱子裡拿工具。

看著露西安靜下來,李星漢拿出抽血針拿起露西的手臂對著血管紮了下去,看著鮮紅的血液流進血包中,李星漢的嘴角微微翹起。

“很好,翻個身接下來我會給你打麻藥免得到時候取骨髓的時候太疼。”

李星漢看著露西那麼配合,自己需要的東西馬上到手心情也愉悅起來。

“好的先生。”露西看到李星漢那微翹的嘴角,心裡也放鬆下來,於是很配合的翻過身。

“你把箱子拿過來給我。”李星漢從箱子裡拿出麻醉針,給露西注入後就在一旁看著逐漸裝滿的血包。看了看理查德示意他把箱子拿過來。

“給,先生!”理查德連忙把箱子遞給李星漢,生怕慢了被殺,實在是剛剛的槍戰李星漢彷彿殺神,給他的印象太深。

李星漢接過箱子輸入密碼就打開了,看過影片密碼對於他來說等於冇有密碼。

“不錯,很漂亮的顏色,讓人迷醉!”

李星漢看著箱子裡的cph4不由得發出感歎。就是這幾包藍色的東西讓主角露西的大腦得到開發,從此開啟了成神之路。

“差不多了,你在旁邊看著不要有想法,我想你不會懷疑我的槍法 。”

半個小時後,李星漢感覺麻醉針差不多起效了便對理查德警告了一下,免得他生事。

“冇問題,先生!”理查德連忙後退開來,生怕打擾到李星漢。

李星漢走過去按了按露西的脊柱看了看,感覺差不多便拿起取髓器對著露西的脊柱慢慢的紮了進去,看著針管裡慢慢裝滿的骨髓,針管裝滿後,便把血包和針管放進箱子裡。

“很好,我要的東西都到手了,最後讓一切都迴歸正途。我想對你來說成為一個神或許便是你的命運。”

李星漢一臉嚴肅的看著露西,不給露西cph4的話這個世界的變化到底會變好還是變壞一切都會變得未知。

最好還是讓一切迴歸原來的軌跡,畢竟自己隻是來拿cph4的,不是來毀滅一個世界的成長性。

每個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也許不給露西cph4這個世界的時間長河也會自己修正,畢竟露西成神已經是既定事實。

“什麼?神!先生你冇開玩笑吧!”

露西一臉驚詫的看著李星漢,懷疑眼前這個亞裔是不是神棍或者是神經病不然為什麼神神叨叨的。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你就是這個世界的神,希望以後我們會再見麵。”

李星漢看著露西驚詫的眼神也不想多說些什麼,自顧自的從箱子裡拿出一包cph4倒在輸液瓶子裡,弄好後隨手掛在牆上便拿起露西的手給她輸入cph4,準備為露西開啟成神之路。

“先生,那是什麼?”露西看著輸液管裡麵藍色的液體,一臉緊張的詢問道。

“這個東西叫cph4,一種可以讓你成神的物質,這東西對於彆人可能是毒藥,但是對於你來說它是開啟你成神的鑰匙,我也是為它而來。”

李星漢雙手環抱一臉淡然的為露西解說。

畢竟見證一位凡人的成神之路還是很有意義的,也許因為這個世界的規則簡單的緣故成神比較容易但是畢竟是神,一切都不會是表麵的那麼簡單。

“是誰在竊奪吾權柄!”在時間長河下遊的世界核心處的神-露西突然驚醒發出怒吼。

她發現自己的權柄在被未知的東西觸動,這是自己成神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連忙利用自己的權柄對時間長河進行搜尋,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觸碰自己的權柄。

“怎麼回事?突然有種心悸的感覺?好像是被某種恐怖的東西盯上了。”

“嗯?本能告訴我危機好像來自時間長河的下遊,難道是成神後的露西,不然這個世界冇什麼東西會給自己帶來那麼明顯的心悸感。“

李星漢突然捂著自己的心臟,皺著眉頭心中自語。

本能感覺到自己的時間線,命運線,因果線不停的顫動,還好自己的被動可以遮掩住,不然就危險了,這諸天萬界還真不好混處處是危險,看來以後要小心了。

“嗯?這個時間段也不是?不是在我還是凡人的時間段出的問題嗎?真是奇怪其他時間片段也毫無問題,到底怎麼回事?”

神-露西在自己還是凡人的時間段反覆的尋找,呈現的結果是自己的凡人時間段毫無變化。

當然這是李星漢的被動影響到神-露西從時間長河獲取的資訊,給神-露西的感覺就是一切如常並冇有什麼變化,這就是李星漢被動的可怕,矇蔽一切天機 。

“嘖,得趕緊跑路了,成神後的你還是很可怕,希望以後再見的時候我能站在你麵前,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動的感受著你成神後所帶來的恐怖威壓。”

李星漢有些感歎,在這諸天萬界弱小就是原罪,自己得快速變強,不然什麼時候掛掉都不知道。

“先生,你說我會成神?”

露西一臉啞然,感覺眼前的亞裔真的有點腦子不正常,現在是講科學的年代,還有人那麼的神神叨叨。

“好了,再見,祝你早日成神。”

李星漢提起兩個箱子轉身就出了廢舊廠房,出去後他的身影慢慢的虛化,離開了這個世界。

“神嗎?我真的會成神?”

露西的眼瞳慢慢的變藍,她感覺自己的思維快速轉動,看著離開的李星漢,她的嘴角微微翹起,眼中流露出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光芒。

“真是讓人討厭的感覺,以後到了高級世界得小心了。真冇想到成神後的露西給我的感覺那麼恐怖,嗬!這就是螻蟻嗎?”

李星漢化成一束光在未知之地正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向著永無止境的世界而去,感受著身後逐漸消失的恐怖壓迫感,不由得發出了些許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