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練槍室裡李星漢雙手持槍,對著槍靶連續開槍。

直至手槍彈夾打空為止,再看靶心槍槍命中紅心。

大腦解放後所帶來的優勢實在是太大了。

每次開槍,大腦本能的就會計算出槍的後坐力,空氣阻力,彈道,多重因素。

讓李星漢可以輕鬆的槍槍命中靶心。

“boss你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請問還需要什麼?”

布希那蒼老且恭敬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東西都準備好了嗎?我離開後安排的事情要抓緊。”

李星漢把槍重新裝好彈夾後放在身後的槍套裡。

身上穿著的黑色大衣剛好擋住腰後的槍和彈夾,他邊走邊對布希交代道。

“是的boss,遵從你的旨意,我會完美的完成你交代的一切命令。”

布希跟隨著李星漢的身後,微微弓著身子道。

“行,下去吧!萬事低調。”

李星漢走到臥室門口前擺了擺手,示意其去忙。

“好的boss。”

布希躬身一禮便轉身離開去忙了。

“是時候,去拿cph4了,真不知道nzt-48和cph4的結合會是什麼樣的,真是讓人神往啊!”

李星漢在臥室將槍支彈藥準備好後,隨手打開桌上的手提箱。

看著裡麵的骨髓提取器和抽血針管等物品都準備好了

便關好箱子隨手提起後意念一動就消失臥室中。

“真是讓人迷醉啊!”

李星漢化作一道光束向著超體世界穿梭而去。

途中看著那恒河沙數般的亮點,那些亮點就是一個個世界。

其中暗淡的好像隨時會熄滅,亮的如煌煌大日讓人無法直視,讓人感歎自身的渺小。

光芒一閃,李星漢的身影慢慢的浮現出來,周圍的人群對於李星漢的突然出現視若無睹。

這也是他能力中的一種,要不然一個大活人突然出現還是讓人無法接受的。

“親愛的,幫幫忙,幫我把箱子送進去好不好。”

“你為什麼不自己送,不去!”

“好吧!你聽我說,我不能自己送這個箱子,我跟那個傢夥有點過節。”

“但你去送的話就什麼事都不會有,你走進去,到前台那裡說張先生讓你送的就行。”

理查德冇辦法,隻好編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期望露西可以幫忙,他已經感覺到危險了。

“箱子裡有什麼?”

“冇什麼,就是一些檔案。”

“是嗎?打開來看看。”

露西看向箱子道

“不行!這是鎖住的 ,隻有張先生知道密碼”

理查德連忙道。

“你送這個有錢拿?”

露西接著詢問道。

“算是吧!”

理查德眼神飄忽,有些心虛的道。

“多少錢?”

“一千美金”

“一千美金!就送幾份檔案?真的嗎?”露西一臉不信。

……

李星漢剛抬頭就看到一頭金黃色頭髮,身穿一身豹紋的女子。

在跟一位身穿棕黃色外套,頭上戴著牛仔帽的男子在酒店門口爭論不休,

稍微一回想就知道這是主角露西被男友騙去送cph4的時間段,這個時間線鎖定的能力真的很好用。

“嘿!夥計你手的箱子可以給我嗎?還有不要發出聲音,不然小心槍走火。”

李星漢走過去拍了拍他倆的肩膀用大衣遮住手。

隻露出槍口對著理查德和露西示意他們把箱子拿過來。

“嘿!哥們我想我們可能有什麼誤會,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好說。”

“是的,帥哥我想我們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理查德舉和露西轉過身來一臉驚恐的看著眼前這個神情冷漠的亞裔男子緩緩舉起起雙手。

“我想我們之間冇什麼誤會,但是你們不把箱子給我還有雙手還不放下來的話,可能誤會就有了。”

李星漢晃了晃手裡的槍示意了下。

“好的,我們知道,這就給你,不要衝動。”

露西看著晃來晃去的槍口一臉緊張的把理查德的手拉下來。

順手把他手中的箱子搶了過來遞給了李星漢。

“不錯,很識相,跟我來。當然你們也可以跑,前提是你們跑得過子彈。”

李星漢接過箱子後,隨手把手中裝有骨髓提取器的手提箱給露西。

裝有cph4的箱子還是自己保管的好,便準備離開這裡。

“好的,先生!”

露西從李星漢的手裡接過箱子後就跟著李星漢走了。

“嘿,哥們等等我。”

理查德想了想感覺跑不過子彈,隻好不情願的跟了上去。

“boss!我們的貨好像被人截了,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你是白癡嗎?拖住他們我馬上下來,我看那個白癡敢截我們的貨,不想活了。”

這時李星漢的耳朵動了動,就聽到這樣的對話。

轉頭看到酒店門口角落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一隻手放在右耳的藍牙上低聲的說著話。

他就知道麻煩來了,本不想招惹麻煩的,實在是架不住對方找死。

“馬上要發生槍戰,你們找好掩體,注意不要死了。當然最好不要逃跑要不然子彈可不長眼。”

李星漢把箱子給露西,然後從身後拿出兩把沙漠之鷹,示意他們兩個找地方躲起來。

“哦!上帝啊!理查德你個白癡到底做了什麼?你他媽的說箱子裡隻有檔案?你怎麼不去死!”

露西一臉抓狂的道。

“親愛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快找地方躲起來。”

理查德一臉驚恐的道。

這時從酒店裡麵衝出一群黑衣大漢,一出來就舉槍準備對著李星漢他們射擊。

看到對方一見麵備開槍,李星漢那能對他們客氣,也快速的開啟了槍。

“砰砰砰砰砰……”

“哢哢哢哢”

李星漢淡然的舉起手裡的槍,隻見槍口火光不斷,直至彈夾打空。

他才從容的在車後麵躲好換起了彈夾。

“啊!上帝我到底做了什麼”

理查德聽到槍聲後一臉驚恐的叫道。

“白癡安靜點。”

露西一巴掌拍在理查德的腦袋上,大聲的提醒道,然後兩人就躲在汽車後麵瑟瑟發抖。

再看酒店門口已經倒下二十多人,而且槍槍命中眉心。

讓人看了後,隻覺得一股涼氣從腳後跟直穿大腦,激靈靈的打個冷顫。

“ 張先生!我覺得我們冇必要招惹對方,是不是準備逃了”

“是啊!張先生我也覺得為了一箱藥,冇必要。”

“行吧!的確冇必要,慢慢的往後撤。”

張先生看著酒店門口倒著的一群人,剛剛那一瞬間對方就殺死了自己二十多人。

而且還槍槍爆頭,想到這裡他就激靈靈的打了個戰,腿也有點發軟,連忙叫人攙扶著往後逃去。

“你下車!”

“好的,先生!不要開槍,我這就下來。”

一位禿頭中年,一臉緊張的下車,兩腿一直哆嗦個不停。

“你們兩個上車,露西開車,箱子給理查德。”

李星漢搶了輛車,讓露西開車,自己和理查德就坐在後麵。

“往郊外開,最好找一個廢棄廠房,當然你可以不聽我的,後果不是你想看到的。”

李星漢淡然道。

“好的先生,我知道一家廢棄的廠房。”

露西聽著身後傳來淡然的聲音,又想起剛剛李星漢開槍時候冷漠的麵容。

一時間不敢有多餘的動作,快速的朝著郊外開去 。

“很好,我不會要你們的命,我隻要一些東西,到時候得到後便會放了你們。”

李星漢轉過頭看了看身後是否有人跟蹤,發現無人跟蹤後便隨口說道。

“謝謝,先生,你需要什麼我們會配合的,隻要保證我們的安全就行。”

露西聽到這,那顆懸起的心總算落下。

“是的,我們一定會配合的。”理查德連忙跟著說道。

“嗯,你們隻要配合好就行,現在安靜點,到了地方再叫我。”

李星漢把玩著手裡的槍,抬頭看了看前方,眉頭微微一掀淡然的說道,說完後就低頭沉思起來。

一時間車裡就安靜下來,隻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還有發動機的震動聲。

露西放在方向盤上的手心都是汗,理查德坐在李星漢的旁邊抱著箱子一動也不敢動。

額頭上慢慢的滲出細密的汗水,臉色慢慢的發白,車裡慢慢的籠罩著一股緊張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