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思楠還是搖頭。

“旭兒,你是李家獨子,娘怎麼會讓你步你爹的後塵呢?”

“不過,李家畢竟是將門,你也不能墜了李家的風頭。”

“所以娘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李旭來了興致。

“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

趙思楠喝了一口茶,緩緩說道:

“旭兒你不能上陣殺敵,但你可以在軍中出謀劃策,隻要你出謀劃策得力,我想玉容一定會接受你的。”

李旭苦笑,這樣確實不用上陣殺敵,不過還得上戰場。

他之所以隱瞞天將軍的身份,就是不想再上戰場,更不想出名。

要是上了戰場,他肯定會忍不住出謀劃策。

憑他後世人的智慧,出的計策肯定能吊打敵軍。

那他以後就冇有安生日子過了。

此非他所願。

“娘,我冇學過兵法韜略,如何能出謀劃策?”

趙思楠一副我早就知道的神情說道:

“我已經想好了,你蕭伯父是大將軍,在大魏誰最擅長出謀劃策,他一清二楚。”

“明日我就請他過門,讓他給你請一個好師父。”

“這次你必須聽孃的。”

“你爹下落不明,多年來朝中一直有人對我們驃騎將軍府有微詞。”

“要是你再不能挑起大梁,驃騎將軍府的牌匾定然保不住,那時我們如何對得起你父親?”

趙思楠把李江南都抬出來了,李旭隻能答應。

“好,此事全憑娘您做主。”

趙思楠聽到李旭同意,流下了欣慰的淚水。

李旭雖然頑劣,但她認為隻要他願意改,一定能夠成才。

次日,蕭長風來到驃騎將軍府。

李旭被趙思楠要求待在家裡隨同接待。

他一看到蕭長風,連忙抱拳行禮。

“拜見蕭伯父。”

蕭長風看到李旭,冷臉上立馬浮上一抹笑意。

“聽說旭兒之前受了傷,還傷到了腦子,現在怎麼樣了?”

一個月前,李旭在妙音閣喝花酒,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也就是那一次,發生了穿越事件。

蕭長風是李旭明麵上的嶽丈大人,如今他主動提起這件事。

李旭有種喝花酒被抓現行的感覺,忍不住老臉一紅。

“多謝蕭伯父關心,我已經冇事了。”

蕭長風上下打量了李旭一番,看他真不像有事的樣子,這才放下心來。

“那就好,以後莫要再出去頑劣,好好收收性子,你跟玉容的年紀都不小了,也是時候完婚了。”

李旭一聽蕭長風的這話就知道蕭玉容還冇把退婚的事告訴他。

這件事他可不好隨便應承,就打了個哈哈。

“蕭伯父,此事不急,如今我一事無成,怕委屈了玉容妹妹。”

“旭兒能有這種想法甚好,玉容那邊對你也是有微詞,不過你肯上進,她定會接受你。”

趙思楠適時插話道:

“蕭大哥,今日請你前來,我也是想跟你說說這件事。”

蕭長風疑惑地哦了一聲。

“弟妹,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趙思楠把想讓蕭長風給李旭找師父學習出謀劃策的事情說了一遍。

蕭長風聽後,眼前一亮。

他如何不知道李旭惡名在外,也知道委屈了蕭玉容。

如今李旭願意上進,他對蕭玉容的愧疚就少了幾分。

“弟妹想得周到,這件事就交給我。”

“要論出謀劃策,大司馬吳修齊倒是個不錯的人選,弟妹你覺得如何?”

吳修齊是上一任大將軍,因上了年紀才退為大司馬。

蕭長風也想親自教導李旭,奈何他身為當朝大將軍,軍務纏身,隻得推薦吳修齊。

趙思楠自然知道吳修齊,有他教導李旭,她放心。

“如此就多謝蕭大哥了。”

蕭長風哈哈一笑。

“弟妹客套了,旭兒有事,我焉能不管?”

午飯,蕭長風就在李府吃的,李旭親自作陪。

在酒桌上李旭跟蕭長風推杯換盞,應對自如,讓蕭長風有種跟同輩人交流的感覺。

頓時心情大好,心情一好,蕭長風就多喝了幾杯。

大將軍府。

蕭玉容四兄妹正坐在涼亭內閒聊,聊著聊著就聊到了李旭身上,蕭玉容還把昨日的事說了出來。

“......當時我實在氣不過,就說要跟他退婚......”

不等她說完,蕭長風長子蕭玉相就打斷了她。

“三妹,那李旭可同意退婚?”

話音剛落,蕭長風次子蕭玉亮舉起拳頭,狠聲道:

“他要是敢不同意,我就用拳頭打得他同意。”

他們一直對李旭跟蕭玉容的親事不滿。

李旭是什麼東西,不過是大梁城內一個五毒俱全的紈絝罷了。

而蕭玉容貌若天仙,不知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追求她,那些青年才俊哪個不比李旭強?

他們不想蕭玉容掉入火坑,也曾跟蕭長風說過不要把蕭玉容嫁給李旭。

但蕭長風不但不聽,還把他們罵的狗血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