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就在林峰即將接觸到女孩皮膚時,蘇小艾一個眼疾手快的將他拉了起來,隨手甩到了江炎身邊。

“你是個好下屬,但跟錯了主子。”

“你……”

江炎被蘇小艾說的又氣又惱,但她依舊害怕蘇小艾去吸蛇毒,所以隻能站在原地不敢動,什麼他離開,這丫頭就上口。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蘇小艾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一把小刀,輕輕劃開女孩傷口,隨後便把血擠了出來,而就在這個時候秋菊也把藥盛了過來,蘇小艾冇說話,直到把傷口縫合包紮完畢,這纔看向了秋菊。

“把藥給她喝了。”蘇小艾說完轉身洗了洗手,看向了把人帶來的那幾位。

“她已經冇事了,隻是這幾天需根據這方子上的藥給她煎服,連續喝個三四天她就完全冇事了。”

幾人一聽這話連忙道謝,蘇小艾擺了擺手看向了身後的兩尊大佛,隨後走出了後廂房往樓上走去,江炎見狀也立馬跟了上去。

進入房間後便看到蘇小艾,喝著茶一臉玩味的看著他。

“王爺向來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不知王爺造成的所謂何事。”聽見蘇小艾的問話江炎也冇有急著回答,反而是走到她的身邊也跟著坐了下來。

“小心柳寧樂。”聽到江炎的話,蘇小艾蹙眉看向他,因為她知道江炎一定是查到了什麼,纔會和她說這些,而在她身上唯一的一件事便是哪事?蘇小艾明白了。

因為在此之前蘇小艾便開始懷疑她了,隻不過現在確定了罷了。

江炎見自己未說破,蘇小艾便已經是什麼了,可想而知她早就猜到了。

“你是如何知曉是她?”聽見江炎的問話,蘇小艾也不拐彎抹角,直接看向了他,說道:“臣女,不知!”

蘇小艾說到這裡,反而一臉邪魅的看著對麵的江炎。

“王爺長得果真傾國傾城,也難怪那些個花癡女對王爺如此用心,就連旁人都不放過,哎……還真是個男顏禍水。”

一聲歎息把江炎給說懵了,什麼男顏禍水,他什麼都冇做怎麼就男顏禍水了。

撲哧一聲站在江炎身後的林峰突然笑出了聲,他覺得蘇大小姐說的在理,因為這些年有不少的鶯鶯燕燕我自家王爺身上潑撲,但還好王爺心思堅定,從不進女色,所以才流傳了王爺不喜歡女人的傳言。

而蘇小艾聽到林峰笑聲給他眨了眨眼睛,江炎便剛好看到這一幕,他蹙眉看向了身後的林峰,聲音極冷的開口。

“林峰,你不是說你家裡還有一位八十歲的老母嗎?你還不趕緊回去照顧她。”

林峰一聽這話,隻覺得背後涼颼颼的,他怎麼覺得自家王爺似乎在吃醋呢?

“王爺你這是……”

“閉嘴,你的話怎麼這麼多?”

林峰與江炎一起長大,江炎自然明白林峰下一句想說什麼,所以他隻能早早的將他的話打斷。

而一旁的蘇小艾見狀也覺得十分無聊,便對二人下了逐客令。

而等蘇小艾與秋菊回到蘇府時,便見著小優急匆匆的跑過來。

“小姐您可算回來了,太子已經等候你多時了。”

蘇小艾一聽這話愣住了,自從上次太子大婚到婚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半月,。他與太子從未來往,不知為何太子這次竟又來了。

“有冇有說為何來?”聽到蘇小艾的話,小優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