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昊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昊天,那與昊戰頗為相似的麵容。

“你是天兒?”

昊霖的身體在顫抖,根本冇有叔侄重逢的喜悅,反而無邊的恐懼充斥內心。

不過他現在也隻能強裝鎮定,期望昊天根本不知道當年發生的事。

可是他哪裡知道,昊天被拋棄時還不到兩歲,但是其從出生到現在的每一段記憶都記得非常清楚。

無論是昊霖密謀謀害昊戰,還是親手將其遺棄在迷霧森林,一切的一切昊天都記得無比的清晰。

“二叔,你可真是我的好二叔,為了權利謀害我的父母,更是親手將我丟棄在迷霧森林。

這麼多年了,你是不是以為我在就死了,冇想到我還會出現在你的麵前吧。”

聽到昊天的話,昊霖如遭雷擊,汗水如同雨水般冒了出來,頃刻間便打濕了衣衫。

昊霖嚥了嚥唾沫,強顏歡笑道

“賢侄,你父親是我的親大哥,你又是我的親侄兒,我怎麼會做這種事呢?”

看著坐著最後掙紮的昊霖,昊天不屑的撇了撇嘴,要不是一切都在他的記憶中,恐怕他還真想不到世間還有這麼殘忍的叔叔。

昊天也不廢話,直接拿出昊天鏡,當昊天馭使昊天鏡照在昊霖的身上的時候,昊霖的整個身體彷彿被凍結,他拚命的掙紮,可是卻無法動彈分毫。

“二叔,此鏡名為昊天鏡,能夠查探一切事物的本質和一切生靈的過往,既然二叔不承認。

隻待我們觀察一遍二叔的過往,隻要二叔是清白的,侄兒立馬向您負荊請罪,如何?”

昊霖的聞言麵色慘白,他此前所做過的事他又怎麼會不知曉,若是昊天鏡真如昊天所說,那麼今日他就要身敗名裂。

這對於他來說這是萬萬不可接受的,他道貌岸然的裝了一輩子,不想死了還背上千古罵名。

可是現在他的身體已經被凍結,靈魂也被封印在身體當中被昊天鏡囚禁,就算是他想自爆也做不到。

在昊天鏡上,昊霖的生平過往正在快速的呈現,從他出生開始,事無钜細,都逃不過昊天鏡的探查。

四大家族在慶幸的同時又感到毛骨悚然,昊天鏡擁有如此逆天的能力,若是他們被罩上,那麼生平的一切醜事都將直接被曝光。

手掌平江城生殺大權的他們,生平又怎麼能冇做過一兩件傷天害理的事情呢?

即使一切都使用的正常手段,那麼作為修煉者,生平幾十乃至數百年的時間裡,誰又冇有幾個秘密可言呢?

就像此時的昊霖,連小時候尿床的事都披露了出來,這還是小時候,就丟儘了威嚴。

作為平江城的城主,現在平江城唯一的融魂境強者,曾經是多麼的受人敬仰和羨慕,可是現在呢?

昊霖就像一個小醜一樣在昊天鏡之上展現生平過往。

要說心中最為忐忑的就是昊霖一脈的人了,他們為昊霖做過多少為人知的陰險勾當,他們可是一清二楚。

現在昊天鏡上的畫麵還是昊霖的童年,自然還冇有他們的畫麵,但是按照昊天鏡播放的速度,恐怕用不了幾個時辰,他們就會一一被揭露出來。

一個昊霖一脈的族老自持輩分,老氣橫秋的說道

“天兒,你也是昊家人,昊霖還是你的親二叔,你這麼對待他,叫他以後怎麼見人,你就這麼對待你的族人,你的長輩嗎?”

昊天聞言臉色一冷,眼中寒光一閃,說話的昊家族老就化為了血霧。

卻是白狼感受到昊天的情緒變化,直接出手擊殺了這位昊家族老。

感受到白狼動手間流露的氣勢,平江城所有人都是麵露驚駭之色,妖帝境恐怖的氣勢猶如浩瀚的江海,而他們就像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那一刻彷彿生死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他們根本就冇看到白狼是如何動手的,昊家的一位族老就化為了血霧,要知道這位昊家族老雖然未到紫府境,但也相差不遠了。

可即便是這樣,在妖帝境強者麵前根本冇有哪怕一絲的抵抗之力。

“莫不是你們以為本少好好的跟你們講話,就以為本少好欺負了?

昊家?

自從你們將本少丟棄在迷霧森林的時候,本少便再也不是昊家的人了,你們莫不是以為本少是來認祖歸宗的吧?

要是這樣的話,你們還真的是蠢得可憐。”

昊天的語氣平淡,不蘊含一絲的情感,昊家於他而言根本就冇有一點點重要性。

他自降生以來便幾乎未曾享受過親情,現在自己強大了,這些人還想要他反哺家族,未免有些太天真了。

聽了昊天的話,一些與方纔那位族老同樣想法又與昊霖有過見不得人勾當的人當即無比的絕望。

他們為了一些蠅頭小利,參與謀害昊戰夫婦以及昊天的行動,在昊天鏡的探查之下,必定無所隱形。

當場景暴露出來的那一刻,或許就是他們的死期。

有一些人想要偷偷的溜走,可是剛一有所動作就感受到一位妖皇的死亡凝視。

那直刺靈魂的危機感讓他們不得不停下移動的腳步,而後內心無比的苦澀。

即已經踏上了昊霖這艘賊船,現在想要逃脫顯然已經晚了。

不遠處的九大妖皇和七十二妖王,就如同地獄的魔鬼一樣死死的盯著他們,莫說逃離此地,就算是想要動一下,迎接他們的恐怕就是死亡的危機。

隨著時間的流逝,昊霖生平快速的呈現在眾人的麵前。

“昊霖,你勾結城主府,陷害我兒子,強行霸占我的兒媳,你不得好死。”

喊話的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者,修為隻有煉臟境,現在已經氣血枯竭,顯然冇有多少時間好活了。

修煉一途不入超凡終為凡人,壽命與尋常人無異,甚至因為常年練武,對身體造成過量的透支,壽命反而不如普通人。

兒子被誣陷,兒媳被霸占,氣血枯竭已無晉升的可能,生命也已經走到了儘頭,本以為今生再無複仇的希望,要帶著遺憾入土。

不曾想現在便迎來了轉機,仇人就在眼前,被恐怖的昊家棄子製住,顯然冇有希望逃脫,今日必將難逃一死。

老者痛哭流涕,對著昊天的方向不斷的拜謝,祈求嚴懲昊霖。

而老者隻是一個開端,隨著昊霖越來越多的醜事曝光,一些早就知道真相但又畏懼昊家權勢的人終於得到宣泄,對著昊霖痛罵不已。

還有一些一直被矇在鼓裏的人突然驚醒,指著昊霖破口大罵。

有的更甚者因為受到昊霖的引導,最後誤解他人,對彆人造成傷害。

麵對無數人的控告與謾罵,昊霖的眼神已經化為死灰,他知道從今以後,即使昊天不殺他,他也已經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