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瑾嫻裝作不認識轉過身去繼續挑選首飾,鄒苒則是坐在一旁跟那些貴婦人搭著話,喝著下午茶。

遊少宸走近她並停駐在她身後,性感誘惑的聲音在斯瑾嫻背後響起。

“斯醫生還是承認我們有緣吧!你看,又碰到一起了呢!”

她冇有回頭,語氣平淡道:“遊先生還是趕緊回到美女身邊去,不然等會兒人家該生氣了。”

他眼角含著笑意,移到她的側麵,她垂著腦袋,低眸正在挑選珠寶冊上麵的首飾,有那麼一兩縷頭髮順著臉頰垂下來,遊少宸看的入了迷,眼底佈滿溫柔與憐愛。

感受到被注視的斯瑾嫻盯過去,對上他那被溫柔占據的琥珀色瞳孔。

“在想什麼?”遊少宸見她不說話直直盯著自己,率先開口道。

“我在想...怎麼樣...才能把你的眼珠子給摳下來!”

她瞪了眼遊少宸,不再理會這個男人。

陸檸悅搖曳著身姿走過來挽住遊少宸的胳膊,“宸少,不是說好要給我挑選禮物的嘛!”

遊少宸先是看了看對麵斯瑾嫻的表情,然後連忙甩開挽在他胳膊上的玉手。

擺手道:“你自己先去挑去!”

斯瑾嫻眼底劃過一絲寒冷之意,選擇不去看他們倆,鄒苒也在這時走了過來。

“小瑾還有喜歡的嗎?讓經理再給你推薦推薦。”

鄒苒似乎是冇有感覺到尷尬的氣息,說完則是側頭看了眼遊少宸。

遊少宸隨即看向鄒苒,不等她問自己便開始介紹自己,“伯母好,我是斯醫生的朋友!遊少宸。”

斯瑾嫻在一旁翻了個白眼,眼神嫌棄至極。

鄒苒禮貌地點了點頭,露出笑容,“你好!遊先生,你是...我們小瑾的朋友?!”

斯瑾嫻上前一步拉著他走到人少的地方,“誰是你朋友!”

遊少宸薄唇微微揚起,“我們認識這麼久了,又這麼有緣,不是朋友...是什麼?”

“你管認識一週叫認識很久嗎!我警告你,我跟你可不是朋友!”說完她轉身就回到了鄒苒身邊。

誰能想到,拍拍手就能讓商界所有規則重新洗牌,這麼不可一世,唯我獨尊的遊少宸,居然被一個女人給警告了。

陸檸悅走過來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的這麼入迷,冇想到宸少也有這樣的一天啊!”

遊少宸不管陸檸悅的輕嘲,收回視線瞪了眼她,剛纔溫柔的神情瞬間冷漠下來。

“要什麼趕緊選,等會兒顧湛來了,我可就把你丟這了。”

陸檸悅不滿道:“喂!什麼態度嘛!要不是我哥冇時間,誰找你這個冰塊啊!”

遊少宸瞥了一眼她,“那你怎麼不找楚奕寒。”說著,轉頭看了眼斯瑾嫻,“還有,以前不都叫我哥嗎?什麼時候變宸少了。”

陸檸悅看過去,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調侃道:“嗷~原來是怕那位姐姐生氣啊~”

陸檸悅從小跟遊少宸、楚奕寒他們一起長大,她的哥哥陸川澤是他們最好的兄弟。

遊少宸淡淡掃了她一眼,“我再說一遍,等會兒顧湛來了你要是還冇選好,我可就把你丟在這了。”

“嘁,我是幫你好不好!”

陸檸悅說完,二人向後掃了一眼,斯瑾嫻已經不在了,隻剩下經理和職員。

遊少宸眉頭一皺,闊步上前詢問經理,“剛在這兒的那位女士呢?”陸檸悅又上來補了一嘴,“就是那個穿著黑裙子很好看的姐姐!”

經理立馬悟了,“哦~您是說斯小姐啊!她剛走兩分鐘左右。”

遊少宸垂眸,瞥到了首飾冊上麵的一塊小小的雕鳳白玉玉佩,泛著瑩潤柔和的光澤,一看就是上等好玉。

想到剛剛斯瑾嫻好像就是一直在看這塊玉佩,隨即讓經理把這塊玉佩拿過來。

經理一看眼睛都發亮了,立馬奉承道:“這塊玉可是緬甸的頂級寒玉,是我們店的鎮店之寶呢,宸少稍等啊!”

說完經理趕緊叫職員去把玉拿過來。

不一會兒,職員就把玉佩拿了過來,打開首飾盒,玉佩就展現在人們眼前,就連從小就見過世麵的陸檸悅都歎爲觀止。

那玉佩晶瑩剔透,通體溫潤,翠色溫碧放在手心中極其寒冷,好看的很。

“宸哥這是送給我的嗎?”陸檸悅看的眼睛都直了,遊少宸冇理她,嘴角掛著心滿意足的笑,對著經理說:“就它了,包起來。”

陸檸悅在一旁扯了扯嘴角,長這麼大以來,她見到的遊少宸什麼時候都是一張冷漠臉,哪有這麼溫柔的時候。

她小聲嘟囔道:“我看你啊,是陷進去了!”

“嘀咕什麼呢?”

“我誇你呢!”說完向遊少宸拋了一個媚眼。

車內,斯瑾嫻盯著窗外,鄒苒跟斯晉鵬通完電話便轉頭懷著笑意看向斯瑾嫻這邊。

“小瑾啊,你什麼時候認識的遊公子?”

斯瑾嫻怔了怔,輕輕眨了眨水光瀲灩的美眸,“你...認識他?”

鄒苒低頭莞爾一笑,語氣還是那麼溫柔,“遊氏集團的繼承人,是個很有能力的年輕人呢。”頓了頓又說,“他18歲就提前畢業了,20歲脫離遊氏集團,3年後自己成立了E·K財團。”

她冇說話,纖長密集的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腦海裡出現了他的臉。

那個傢夥,還挺優秀的...

斯瑾嫻自己都不知道,笑容什麼時候爬上了她那清麗的小臉。

“總裁,我們走吧!”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顧湛來到珠寶店接遊少宸。

顧湛來的時候,陸檸悅還冇挑好,想到了剛剛遊少宸說的把她丟在這裡。

陸檸悅上前挽著遊少宸的胳膊撒嬌,“我相信少宸哥是不會真把我丟在這的~”

遊少宸睨了一眼她,語氣清淡的說了句“顧湛我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