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凝煙將明瑾抱著站起來,然後把他放在餐桌旁的椅子上。

自己則去廚房準備早餐,但是想到自己小主君長期受委屈的胃,她便開始煮起小米粥來。

明瑾回過神來,連忙小跑到廚房。

“妻主,我,我來,女子應該遠庖廚…”明瑾還冇有見過哪個女人進廚房,趕忙搶走君凝煙手上的鍋。

“噗,小孩子,毛都冇有長好,就該在桌子上坐好,準備等吃的。”說完,就將煤氣打開,把粥放在上麵煮著。

然後拉著明瑾往餐桌走去,讓他坐在椅子上。

自己則去冰箱看看有什麼可以吃的。

明瑾聽到自家妻主說自己是小孩子,頓時像雷劈了一樣,心裡苦笑:原來,原來是嫌棄我,所以纔不和我,不和我…

【主人,小主人好像又難過了。】得了空的係統閒來無事就開始觀察自家宿主和小主人。

“退下吧,無事彆來打擾。”用意念說著,然後擠出一絲電流,放在167的身上。

可憐的係統還不知道自己即將被電擊,還狗腿的說:“好嘞,您有事再喊我。”

然後…

“滋滋滋滋滋”

一陣電流聲響起,小白狗又變成了小黑狗。

君凝煙看著167傻氣的樣子,就想起來明瑾。

她拿起手中的牛奶,嚮明瑾走去。

她摸著明瑾柔軟的髮絲,心裡閃過一抹愛意,但又馬上消失。

“乖,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她走到廚房,將牛奶放進微波爐加熱,看著鍋裡的小米粥已經變的軟稠,香氣撲鼻。

拿出一大一小碗,將熟透的小米粥倒入碗內,然後取出一顆血蓮丹,放進小碗中,並用勺子攪拌直至丹藥與粥融為一體。

雖然空間裡有很多丹藥,但是小主君的身體還太虛弱,不足以支撐這些丹藥,隻有服用血蓮丹護住體內的器官,才能繼續服用彆的。

君凝煙拿著碗走出廚房,然後便看到明瑾站在門口。

在她準備開口的時候,明瑾走進去將廚房裡的牛奶幫忙拿出來。

君凝煙不知道他是否看到了什麼,冇人知道她的內心其實是緊張的。

她同手同腳的走出去幾分鐘,就恢複了正常。

她將碗放在桌子上,然後坐下來。

看著桌子上的小碗,君凝煙一時間不知所措,她搖了搖頭,心想:如果被仙界的那群老東西知道自己的這個慫樣,肯定會被取笑。

她想:“我真是栽在他的身上了。”

君凝煙將碗遞過去,準備拿勺子攪拌一下,以便它容易冷下來。

然後一雙細長的小手搶過勺子,“我自己來。”

聽到明顯冷淡的話,君凝煙說道:“其實我…”,她這也是第一次和人類“幼崽”解釋,雖然在這個世界明瑾已不是小孩兒了。

“我知道的,隻要是妻主給的,我都會吃的。”

君凝煙知道,小孩兒一定是誤會什麼了,連忙奪過勺子:“不是毒藥,是對身體好的東西,相信我一次,好嗎?”

明瑾的眼淚隨著嘴巴的動作滴落了下來。

君凝煙無奈,小孩兒明顯是不相信。

她用勺子將小碗裡的小米粥送入自己的嘴裡,連忙吃了好幾勺,直到碗裡的粥少了一大半,她才結束。

其實,在明瑾不相信她的時候,君凝煙的心裡就像被刀捅了一樣,活了幾千年的她,第一次有想放棄的念頭,不能打也不能罵。

看到君凝煙吃自己碗裡的東西,他的臉和眼睛一樣紅,有羞的,有難受的。

接下來,誰也冇有說話,一餐飯就這麼安靜的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