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親。”君凝煙走進客廳喊了一聲。

隻見客廳主座坐著君家家主君緋,兩個側座分彆坐著側君簡慕凡和他的女兒君樂芹。

君緋看著這對新婚夫夫,一個是自己不寵愛的二女兒,一個是被明家放棄的大兒子,不知想到什麼,眼裡的笑意佈滿整個麵容。

君凝煙怎麼會不知道她正在想什麼,無非是想看自己的笑話而已,可惜了…

“坐吧。”君緋指著君樂芹旁邊的椅子。

君凝煙拉著身邊低著頭的明瑾,向那走去。

“等等,今天是大喜的第二天,本該早早的起來給我們敬茶,現在反而是我們在等你,明瑾,你不覺得有違規矩嗎。”君緋看著明瑾不悅的說道。

明瑾慌忙掙脫君凝煙的手,走到君緋她們的麵前,重重的跪了下來。“我錯了,請家主責罰。”

聽到自家小主君慌亂的神色,君凝煙眼裡閃過一抹怒意,然後走向前去。

“煙兒,你說這樣不聽話的是不是該罰?”

君凝煙停下來,緊緊握住拳頭,指尖摳進肉裡,頓時鮮血淋淋,渾身的靈力暴漲,一些許溢位來的轉化成了冷意。

【主人,主人,在小世界殺人可是會塌的】本來正在和隔壁係統打牌的167聽到警告聲,馬不停蹄的向自家宿主奔來。

君凝煙冇有理會係統的話。

她將多餘的靈力,送入君緋等三人的椅子腿內。

“啪…”

三人摔了個狗啃泥,尤其是君樂芹,茶水灑滿一臉,精緻的五官隨著主人的憤怒變得格外醜陋。

係統還準備勸說君凝煙,卻發現警告消失了,它無語的摸摸腦袋,邊說【真奇怪】邊繼續和隔壁係統打牌。

看到三人的狀況,明瑾頓時驚慌失措。

“家主…”

君凝煙打斷明瑾的話。“既然母親今天意外發生,那女兒還是先離開為好。等母親哪天運氣好了,我和明瑾再來拜訪。”

說完,拽起跪在地上的明瑾,便離開了。

路中,明瑾幾次差點摔倒,然後被君凝煙不動聲色的扶好。

他看著妻主麵無表情的樣子,想到弟弟說的,她喜歡打人。

明瑾抿了抿嘴唇,知道今日之事怪他,邊流著淚珠邊跟隨君凝煙的步伐。

君凝煙還處在自己的思想中,冇有注意身邊的明瑾的動作。

一個在想該怎麼賺錢來的快點,一個在思考被打之後該怎麼認錯,反正他都習慣了。

有時候矛盾就是這樣開始的。

到了梨苑。

君凝煙拉著明瑾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自己則回房間找出原主的電腦,準備在網上賺錢。

當然對於活了上千年的君凝煙來說,人類的世界早已經摸索的透徹,操作股票這種來錢快的東西早已深入腦海。

十幾分鐘過去…

君凝煙將原主的私人賬戶裡僅存的五百萬,變成了五億。

君凝煙看著餘額,不滿的說道:“還太少了。”

說完,君凝煙想起被自己忘在客廳的明瑾。

一想到小可憐敏感的性子,心裡已經猜到他可能已經淚流滿麵了,或者在做著保姆乾的活來減少責罰。

君凝煙猜對了,現在的明瑾正在害怕中度過,這十多分鐘對於他來說,漫長極了。

況且現在的明瑾也就才十五歲,對於君凝煙來說,他還是個孩子。

“我的錯。”

君凝煙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急切的向客廳走去,但在彆人看來,還是如此的鎮定,隻有自己知道是多麼的慌張。

君凝煙走到明瑾的身邊,低著頭的小人並冇有發現。

她蹲下身子,用手輕輕地抹去臉上的淚珠,“對不起,今日之事讓你難過了,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向來高傲冷漠的君仙尊,第一次低頭,第一次道歉,而且還是跟一個人類。

明瑾聽到君凝煙的話,害怕的身體不由的一顫。“妻,妻主,你怎麼能道歉呢。明明,明明是我,是我…”

冇等明瑾結結巴巴的將話說完,君凝煙坐在沙發上,將他像小孩一樣一把抱了起來,下巴靠在肩膀上,右手拍著明瑾的後背。

明瑾愣住,昨晚的擁抱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但是現在的擁抱。

他冇有發現自己已經不害怕了,而是像個木頭人一樣,一動不動。

回過神來的他緊緊貼住君凝煙,心裡開心極了“這是我的妻主。”

君凝煙看著懷裡的小可憐肉眼可見的開心,自己的心情也變得開朗起來。

“好了,忙活了一早上,餓了吧?”

君凝煙剛剛說完,明瑾的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來,就像在迴應君凝煙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