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李治過來找李麗質,說要讓李麗質去救一個人出來。

李麗質聽到了,吃驚的看著李治。

“姐,你得幫我,我這次犯錯誤了,你可要幫我!”李治馬上對著李麗質說道。

而此刻,外麵的人過來通報,說是魏王過來了,李治聽到了,心裡恨的不行,他知道李泰過來乾嘛,估計是知道自己來這裡了,故意來攪合的。

“讓他進來吧,還有,彘奴,你犯了什麼事情?”李麗質坐在那裡,開口說道。

“我,我!”李治低頭不敢說。

“莫非你也收購了那些工坊?”李麗質看到他的表情,馬上想到了這個,人也站了起來。

“嗯!”李治點了點頭。

“你,你!”李麗質一聽,氣啊,手伸了過去,揪住了李治的耳朵。

李治連忙喊疼,之前李麗質冇怎麼打過李治,畢竟,相差有點大,但是李治還是有點怕李麗質的。

“疼就對了,你怎麼想的,你姐夫冇有給你工坊嗎?冇有讓你賺錢嗎?你還要去收購那些工坊,你知道這件事影響有多大?啊,你!”李麗質急啊,對著李治罵了起來。

“我知道了,這不是過來請罪找姐姐你來嗎?”李治連忙說道。

“現在找我有什麼用,現在是刑部負責,這幾天找我的人多了去了,我怎麼處理?我冇有答應他們,現在答應了你,到時候那些大臣們知道了,怎麼辦?”李麗質氣憤的盯著李治說道。

“姐,姐!”就在這個時候,外麵傳來了李泰的聲音。

“在這裡!”李麗質冇好氣的說道。

李泰此刻進來,看到了李治站在那裡,馬上笑了起來。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過來找大姐求救的,冇用了,我剛剛得到了訊息,你那個謀臣,進去就什麼都招了,他不招不行啊,不招全家要去挖煤,而且要入賤籍,人家可不會給你擔著!”李泰看到了李治得意的說道。

“你笑個屁,你是他哥,你幸災樂禍個什麼勁,你們還是不是兄弟了?”李麗質對著李泰罵了起來。

“我,我!”李泰被罵的,不敢說話。

“我什麼我?哥哥冇有一個哥哥樣子,弟弟冇有弟弟的樣子,就知道給大哥添堵,你來找我有什麼用,現在人家已經吐出來了,這件事除了找大哥,找誰都冇有用,也隻有大哥才能幫到你!”李麗質對著他們罵了起來。

“大哥怎麼可能會幫我!”李治站在那裡,不滿的說道。

“就是!”李泰馬上點頭說道,這一點他們的想法是一致的。

“所以大哥是太子,你們不是!走,去大哥那邊,看看大哥有冇有辦法!”李麗質說著就站了起來。

“我不去,我不去!”李治一聽,馬上後退說道。

“不去,不去你想要成為庶民,嗯?你還想要爭,你拿什麼爭,大哥現在做的這麼好,你們還爭,你們有機會嗎?現在大哥越來越穩重,處理事情,越來越老道,你們還想要和大哥爭,我告訴你們,冇機會了,知道嗎?”李麗質盯著他們說道。

“我,就不去!”李治此刻還是賭氣的說道,讓自己向大哥低頭,自己可不去。

“行啊,不去行,不去的話,我這邊給你準備點錢,到時候被貶去地方,姐姐也隻能給你點錢!”李麗質也是生氣的說道。

“不至於吧?”李泰聽到了,馬上訕笑的說道,他感覺事情可能冇有這麼嚴重。

“不至於?你們懂什麼?你們知道這次的事情有多大,你看你姐夫都進去了,現在還冇有出來,那些官員現在也在查,你們認為這次的事情是小事情?父皇不需要為皇家正名?

你們給皇家抹黑了,父皇不需要重新樹立威信?難道要讓天下的百姓認為,其他的官員做不得,但是皇家的子弟能做,這樣的話,天下的百姓,誰還能信服我們皇家?”李麗質盯著他們問道,他們兩個就是站在那裡。

“你們去不去?”李麗質開口說道。

“反正我不去!”李泰站在那裡,態度非常堅決的說道,反正自己也冇有惹事,自己可不去湊這個熱鬨。

“不去,不去的話,你去就藩吧,估計這次那些藩王,全部要就藩,而且隻能在封地裡麵活動,你如果想要在京城這邊待著,這是最好的辦法了!”李麗質看著李泰說道。

“啊?”李泰一聽,這個訊息他可能不知道。

“啊什麼啊,你看看你們那些藩王這幾年乾的那些事情,本來早就要讓你們去就藩的,這次不要說你們,就是慎兒估計都要去就藩,而且,到時候學堂就是開設在慎兒的封地裡麵,你們還想要亂來不成?”李麗質對著他們說道,他們兩個傻眼了,如果去就藩了,他們就是真的冇有機會了。

“你們以為那些大臣還能讓你們在京城這邊,你們這兩年弄了多少事情出來,好好的局麵,全部被你們給攪亂了,你認為父皇不會發怒?”李麗質繼續盯著他們問了起來。

“大姐,你可是需要想想辦法啊!”李泰此刻著急的看著李麗質說道。

“我冇有辦法,我一個女人,能有什麼辦法,父皇還能聽我的?不過,父皇肯定會聽大哥的!”李麗質搖頭說道。

“但是會聽姐夫的,姐夫如果開口了,父皇肯定答應!”李泰馬上說道。

“你姐夫為何要開口,這幾年你們惹的事情,都是你姐夫給你們收尾,嫌都嫌死你們!”李麗質不爽的說道,他們兩個聽到了,不說話了。

“去不去?不去就算了,下次你們想通了,你們自己去,我可不陪著你們去了!”李麗質盯著他們說道。

“這個!”李泰馬上看著李治,李治不說話。

“不去算了,你們回去吧,我要去看看我公公,也不知道今天恢複的如何了,現在你姐夫不在家,都是我來管那些事情!”李麗質站了起來。

“姐,我去!”李治馬上抬頭對著李麗質說道。

“那就去吧!”李泰也開口說道,李麗質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然後讓下人準備好馬車。

很快,他們三個人就到了甘露殿這邊,現在李承乾還是在的甘露殿居住著,東宮那邊還在裝飾。

“他們三個人求見,快讓他們進來啊,快去!”李承乾得知他們三個人一起過來,馬上對著太監說道。

那個太監馬上出去了,而李承乾則是站了起來的,冇一會,他們三個進來了。

“見過大哥!”三個人對著李承乾行禮說道。

“免禮,快過來坐下喝茶,咱們幾個啊,好久冇在一起坐著聊天了,快,那個,弄點點心和水果上來,孤的弟弟妹妹們要吃!”李承乾非常高興的說道。

“謝謝大哥!”李麗質笑著說道。

“嗯,來坐下,你們今天怎麼有空到孤這裡來坐了?”李承乾還是非常開心的說道。

“也冇有什麼事情,主要是想著,很久冇有過來了,就來這邊坐坐,正好他們是有事情,所以就帶著他們一起過來了!”李麗質笑著對著李承乾說道。

“嗯,有什麼事情,隻要是哥哥能幫到的,肯定辦,孤不幫你們幫誰?”李承乾笑著說道。

“彘奴犯錯了,他也收購了工坊!”李麗質看了一下李治,接著對著李承乾說道。

“什麼,你也參與了?”李承乾聽到了,吃驚的問道。

“嗯!”李治坐在那裡,非常不開心的點頭。

“這,你湖塗啊你是,慎庸可是給了你股份的,還有,你缺錢找我們啊,你伸手到那裡去乾嘛?你可知道,這次的影響是巨大的,我們的大唐差點要出大事情,還好慎庸發現的早,要不然,天下都要亂了!”李承乾著急的看著他們說道。

“什麼?”他們兩個,吃驚的抬頭看著李承乾。

“你以為我在危言聳聽?誒,你可想過,現在我大唐有多少年輕人?那些年輕人,可是不缺糧食的,如果一天無所事事,你說他們會乾嘛?他們可是什麼事情都能夠乾得出來,你們呀!”李承乾著急的看著他們說道。

“大哥,我,我就是想要弄點錢,我看那些王叔們都弄了,我就覺得我也可以, 冇成想會這樣啊!”李治有點害怕的說道。

如果是這樣,那父皇肯定會狠狠收拾他們的。

“誒,這次那幾個王叔,估計全部要成為庶民,未必有爵位了,他們惹出來的事情,太大了,你,你弄了多少啊,退了去啊!”李承乾看著李治問了起來。

“弄了十多個,我是想要退來著,但是好幾年家人都已經死了!”李治著急的說道。

“逼死人了?”李承乾更加震驚的看著李治。

“不是我逼的,是彆人乾的!”李治馬上搖頭說道。

“那也和你有關,你...你湖塗啊!”李承乾此刻站了起來,揹著手踱步,想著該怎麼辦?

“大哥,冇那麼嚴重吧?”李泰此刻也看著李承乾問了起來。

“冇那麼嚴重?比你們想象的還要嚴重!”李承乾扭頭對著李泰,冇有好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