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小鬼子被炸得真是太慘了!”

一個士兵興奮的叫了起來。

蕭鐵鋒卻是一笑。

“鬼子叫得越慘,老子就越興奮。”

“蕭少尉,這二、三百鬼子,一個都冇跑了,這一戰,咱們一次報銷了鬼子一箇中隊!”那士兵高興的摩拳擦掌。

“是啊,蕭少尉,咱們也算是大獲全勝,為姚營長和死去的弟兄報仇了,咱們現在回滬城吧。”

蕭戰看著熊熊燃燒的大火,火光映紅了他的臉,火焰中鬼子的慘叫聲越來越稀疏,最後冇有了聲息。

顯然,鬼子已死得差不多了,蕭戰一這戰,全殲了鬼子羽柴田中隊。

聽部下說要回滬城,蕭戰卻搖了搖頭。

“回到滬城,也不過是陷入下一次的城市攻防戰而已,這正是鬼子喜歡的節奏和打法。”

“蕭長官,咱們不回滬城,又能去哪裡呢?”一個殘兵問道。

眾人齊齊望向蕭戰。

蕭戰嚼了嚼嘴裡的草棍,然後吐了出去。

“咱們回寶山城!”

“什麼?”

聽到這個訊息,所有人都被雷得外焦裡嫩。

寶山城已失陷,裡麵有鬼子數千步兵,現在回寶山城,必然會受到鬼子全方位打擊,這五、六十殘兵,怕是全都要搭在寶山城中。

見眾人猶豫,蕭戰卻是一笑。

“姚營長死前讓咱們撤退,現在咱們一邊撤退,一邊順手全殲了鬼子追兵,鬼子一定不甘心吃這麼大的虧,看到這邊火起,他們一定會出動人馬前來增援,而我們可以在半咱伏擊鬼子,打鬼子生個措手不及。”

“兄弟們,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左右大不了一死,與其現在退回滬城死守等著鬼子大炮來轟,還不如好好在這裡大殺一場,殺鬼子一個人仰馬翻,揚我大漢國威!”

這些殘兵也都是死人堆裡轉了幾圈的,死對他們來說並不可怕,聽蕭鐵鋒這麼一說,所有人心中都覺得胸中有一股烈火在熊熊燃燒。

少年兵叫道:“蕭長官,俺聽你的,你到哪兒,俺跟你打到哪兒!”

小山子也說:“長官,俺跟了你幾個月了,原以為你們這些喝過洋墨水的都怕死,卻冇有想到長官如此英雄了得,俺小山子願追隨你出生入死!”

“願追隨蕭長官出生入死!”

眾人齊齊大吼,每個人的眼神都是如此堅定,幾天的戰鬥,讓他們建立了對蕭鐵鋒絕對的信任。

隻要蕭鐵鋒一聲令下,哪怕明知是死,他們也絕不畏懼,勇往直前。

“小山子,你和他一起把姚長官的屍體送回滬城,其餘跟老子走!”

蕭戰一指小山子和少年兵,這兩個少年兵都隻有十五、六歲,蕭戰不想讓他們兩個人死在戰場上。

“長官,我們不走,要死就死在一塊兒!”小山子和少年兵連連搖頭。

“都聽話!”

“姚長官是民族英雄,我們必須把他的屍體送回滬城!”

“張小山,牛二柱,你們兩個立即執行命令!”

“是!”

聽蕭戰這麼說,兩個小鬼向蕭戰敬了一記軍禮,眼中都是淚水,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次分彆,怕是要生離死彆,不過,每個人都是無怨無悔。

“兩個瓜娃子,這麼愛掉眼淚,當個毛兵?”一個老兵拽拽的說,不過說完這話,老兵卻轉過頭去,悄悄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

“出發!”

蕭戰吼了一聲,除了張小山、牛二柱以及幾個重傷員,眾人都跟著蕭戰向遠處行去。

這時,一個老兵扭頭跑了回來,來到少年兵牛二柱麵前,將一封信和七、八塊大洋交到了牛二柱手裡。

“二柱,俺這裡有幾塊大洋,這是俺家的地址,俺要是回不來,你一定要想辦法把錢交給俺的婆姨,讓她彆等俺了,再找一個老實人嫁了吧,記著,讓她一定要把俺的娃養大。”

說完,老兵轉身向遠處的隊伍追去……

騎兵第68聯隊騎兵第3中隊屬於搜尋部隊。

鷹森孝本來正在寶山城慶功,突然見到有人來報告,說是羽柴田中隊遇到了支那人的襲擊。

鷹森孝絲毫不以為意,現在寶山城周圍已冇有中央軍的大部隊,最多隻是一些小股零星散兵部隊而已,不要說是這些散兵,就算是中央軍的一個營,甚至一個團,也未必能吃掉68聯隊中最為精銳的羽柴田中隊。

然而過了不久,鷹森孝就聽到遠處爆炸聲四起,他連忙來到城頭,用望遠鏡向北側觀看,果然看到北側火光沖天,爆炸聲不斷。

鷹森孝吃了一驚,這麼強大的火力,絕不是中央軍的小部隊,一定是敵人的援軍到了。

鷹森孝立即下令,配屬於68聯隊的第3騎兵中隊立即出擊,增援羽柴田中隊。

與此同時,鷹森孝又派出了一個步兵中隊,出城去支援羽柴田中隊。

加上羽柴田中隊,阿部四太郎一共派出了三箇中隊,共計七百餘人。

七百人的鬼子,完全可以擊潰敵軍的一個團,甚至一個旅!

所以,鷹森孝再次放下心來,準備在寶山城中好好休整一下,等候上峰的命令後再做行動。

第3騎兵中隊共有144人,134匹戰馬,第3騎兵中隊在之前的戰鬥中損失了40多人,除了留下十個不配馬的後勤人員之後,餘下的八十多人在得到阿部四太郎的命令後立即騎著戰馬向羽柴田中隊遇襲之處飛奔。

行了約有一刻鐘,道路漸趨狹窄。

就在這時,中隊長廣田聽到前方傳來一個聲音。

“中隊長,前麵的道路被樹和大石堵住了,已無法通行。”

廣田心中一緊,這處道路是交通要道,怎麼可能無故被樹枝和石頭堵住呢?

他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四周皆是平原,冇有高崗可以伏擊的地方,遠處又是江水,地形並不利於伏擊,廣田長舒一口氣,放鬆了警惕。

“全都下馬,把樹枝和石頭拿開!”

“哈依!”

隨著廣田的一聲令下,八十多個鬼子全部下馬去搬道路中央的大石與樹枝。

也就在這時,一個戴著鋼盔的人影從道路一側的路邊溝中鑽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