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孫耀的拉攏

眾人滿臉驚恐,他們還從未見過如此狠辣的出招,不愧是玄榜前十的高手,果然厲害!

不遠處的孫耀,在看到這一幕時也麵露驚詫之色,沈玉龍是沈家大少,他的貼身保鏢確實不一般。

“這小夥子是個練武奇才,真是可惜了……”

孫耀搖搖頭,在他看來,如果不出意外,李炎根本接不住這一招,極有可能當場身死。

砰!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李炎死定了時,暴怒而起的陳興華卻是被李炎揮動的一掌給拍在了地上。

噗!

落地瞬間,地磚轟然碎裂,陡然間濺起一片飛塵,陳興華深受重傷,本想隱忍,可胸口好似火山爆發一般,一口老血噴湧而出。

“陳老!”

沈玉龍大驚,萬萬冇想到,玄榜第十的高手,竟然被李炎一掌拍到吐血,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此人武力已達天地榜單?

顧不上多想,沈玉龍急忙上前扶起陳興華。

“陳老,怎麼樣?”

“我……我冇事。”

陳興華硬撐,孰料下一秒便又吐出一口血。

“我擦!”

震驚歸震驚,更讓沈玉龍鬱悶的是他當眾丟了麵子。

“混蛋!敢當眾打臉我沈家,小子,你這是找死!”

啪!

李炎可冇客氣,上一個敢口出狂言的已經被他打服,沈玉龍也不例外。

一耳光直接給沈玉龍打懵,他可是堂堂沈家大少,從小到大就冇人敢動他一根汗毛,今日卻被一個無名之輩給打了耳光,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下,沈家顏麵儘失。

沈玉龍暴怒不已,可這次出門身邊隻帶了陳興華,誰知道玄榜高手都能被打成重傷,那即便帶再多保鏢都冇用。

眼下情形對自己極為不利,這一巴掌的仇也隻能之後再報了。

抹掉口鼻鮮血,沈玉龍眼中閃爍著狠曆精芒。

“哼!小子,你有種!給我等著!”

說完,主仆兩人互相攙扶狼狽離開。

“誒!沈公子……”

趙安彆提多鬱悶,還指望沈玉龍幫他出氣,冇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弱弱的一記喊聲引起李炎注意,嚇得趙安馬不停蹄逃跑了。

一眾權貴賓客此刻更是驚慌失措,紛紛讓開一條道路。

李炎和林飛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孫耀突然攔住了去路。

“年輕人,你知道你剛得罪的是誰嗎?”

“冇興趣知道。”

孫耀麵帶笑容道:“是京都六大豪門之一的沈家大少。”

“京都豪門勢力可比永城四大家族大多了,其中更是不乏天地玄黃榜單的各大高手,若是沈玉龍回去搬救兵,你覺得你能抵擋住他的報複嗎?”

李炎攤攤手,淡然道:“所以呢?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孫耀玩味一笑,指著李炎手中的涅盤石道:“若是你肯將這個給我,我可以保你一命。”

“你誰啊?”

“京都孫家孫耀。”

孫耀滿臉傲慢,涅盤石是至寶,難不成還能比命寶貴?

得知自己得罪的是京都沈家,李炎肯定慌亂,想保命就隻能跟孫耀做這個交易,一來可以得到涅盤石,二來也可以拉攏李炎進入孫家。

孫耀對此信心十足,殊不知李炎根本不懼沈家。

“算了吧,冇興趣!”

說完,李炎就要離開。

“等一下!”

孫耀很驚訝,說道:“年輕人,我勸你還是考慮一下,你要是現在離開,就真的冇人能救你了。”

“哦……”

李炎點點頭,依舊徑直離開了。

見狀,孫耀眉頭緊皺,此人看著像愣頭青,可身上卻充斥著一種強大底氣,好似天不怕地不怕。

“此人不識好歹,要不要我……”身邊手下小聲說道。

“不必。”

孫耀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這個年輕人倒是有點意思,我倒要看看他怎麼抵擋沈家的報複!”

“是!”

此時趙家彆墅,趙曼神色凝重而焦灼。

“家主,來訊息了。”

雷晴急匆匆進來。

“如何?”

“他果然去了拍賣會,當眾搶走了涅盤石,隻是……”

雷晴遲疑了下,繼續道:“他並未殺了趙安!隻是給了他點教訓。”

趙曼眉頭微皺,“也好,這番教訓足夠趙安喝一壺,而且涅盤石被拿走,拍賣會被攪黃,趙安也冇了跟我對抗的籌碼。”

“恩,這倒是,還有一個好訊息,趙安豢養多年的那些殺手也全都被除掉了!”

“包括黃榜那幾個殺手?”

趙曼驚訝道。

“是的,全部剷除了。”

趙曼微微鬆了口氣,“先生好厲害!”

“隻不過……”雷晴沉吟幾秒道:“這次拍賣會京都沈家大少來了,先生跟他起衝突,甚至將他身邊的玄榜高手陳興華打成重傷……”

趙曼瞪大眼睛,輕輕吞嚥了下口水,震驚道:“天哪!玄榜高手竟然都不是先生對手!”

“雖全身而退,可沈家不好惹,隻怕此事還冇完。”

“神仙打架,那就不是咱們這些小人物能摻和的了,靜觀其變吧!”

“恩。”

話音剛落,趙曼手機響了,看到螢幕上閃爍的號碼,她臉色驟變,調整狀態後這才小心翼翼接通。

“先生,您有什麼吩咐嗎?”

“趙家內部矛盾我希望你儘快解決,這次是為了涅盤石,下次我不會出手了。”

趙曼心一顫,急忙應道:“是,先生,我懂了。”

掛斷電話,趙曼深吸一口氣,略顯蒼白的麵色這才稍稍恢複。

“怎麼了?家主。”

“他生氣了。”

“恩?為何?”

“哎……”趙曼歎息道:“看似是我們透露訊息給先生,實際上,也是想借他的手除掉大伯,先生睿智,想必早已猜透我們的用意……”

雷晴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家主,那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儘快解決趙家內部問題,儘心儘力為先生辦事。”

通往天勝院的幽靜小路上,林飛開車送李炎回家。

這時,電話響起,接完電話後林飛臉色微變。

“師尊,永省鄭家帶人來了!”

“輕顏和小雪……”

李炎眼含精芒,第一時間擔心的便是母女安危。

“師尊放心,我們的人一直在四周守著,鄭家人並未靠近,想必目標是您。”

李炎鬆了口氣,淡然道:“那走吧!去會會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