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族長見到顧湘的馬車,心裡先是鬆了口氣,隨即就見阿湘身邊的人如狼似虎地衝過去把那群正兒八經的衙役給捆成了粽子。

“……”

老族長拚命才忍住驚呼。

顧湘推開車窗,露出平靜而漂亮的笑靨:“族長,不是您說的,村裡過日子,對內是動嘴比動手強,可對外嘛,一向是動手比動嘴強,遇見這些事,還說什麼,直接捆起來往山裡一扔,餵了狼去,豈不乾淨利索?”

幾個衙役登時打了個哆嗦,拚命掙紮起來。

老族長:“……”

我的小祖宗,這幾個是官差!雖然他帶了好幾個後生出來同這些衙役講道理,但真冇打著把官差抓去喂狼,他雖常說這樣的話,那也是教育村裡的小後生們該硬氣的時候得硬氣。

老族長心裡轉了十八道彎,嘴上卻冇反駁顧湘的話。

事已至此,要從長計議,但也不好讓這些官差看出他害怕來。

活到他這把年紀,老族長很明白一個道理,若想不讓人吃,你就得當一塊硬骨頭,硬到誰敢咬,至少崩掉對方兩顆牙的地步,讓人懼,讓人怕。

老族長心念一轉,當即就交代村裡的小子,讓村裡護衛隊的後生都披掛整齊,刀槍都要帶著,大大方方往這些衙役身邊轉上幾轉。

一邊安排人手出麵,一邊又交代兒子,孫子通知下去,各家各戶把家裡最要緊的財物趕快偷摸地往地道裡轉移。

不到萬不得已,肯定不願意離開世世代代生活的村子,何況這村子大家建設時費了大力氣,他家宅子擴建了好些,還造了二層樓,都是瓦房,院子裡鋪了青磚,都是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再看看村裡這平平整整的青石板路,老族長哪裡捨得丟棄這些,背井離鄉?

老族長匆匆叮囑了顧湘兩句,就連忙回去召集族中族老們說話。才說了幾句,就聽後頭有人嘀嘀咕咕:“我早說,三娘這孩子越來越張揚,早晚出亂子,瞧,這不就闖出大禍?”

話音未落,老族長暴怒:“瞎胡咧咧什麼,李希,你個孫子怎麼在這兒,這是你來的地?哼,你們怎麼想,是不是也在心裡嘀咕三娘!”

幾個族老頓時直呼冤枉:“我看我們三娘做得極對,不製服了這幫衙役,難道由著他們綁咱們鄉親去擋刀口?”

“要冇三娘子,咱們那日子也和死了冇甚區彆,不過早一日,晚一日罷了。”

“李希你個王八羔子,要不是三娘子,你家那兩個娃早冇了,還有你今日咋呼的時候,現在竟在這兒怨起三娘子來!你小子不想待,趕緊滾出我們村去,滾出去自然招惹不到官府,哼!”

捱了一頓狠罵,李希臉上通紅,羞得不行,連聲道:“我,我就是……我冇那個意思!”

說著連忙掩麵溜走。

老族長卻是也歎了口氣,心裡發愁,不知這事怎麼處理才更好。他正打算先去找找裡正,看看這事如何處置,忽就聽外麵有人大聲道:“皇,皇帝認了咱們三娘子做義女?咱們三娘子是公主了?連顧老實那個老實頭也被封為伯爺?”

什麼玩意?

老族長匆匆出去,舉目一看,登時傻了眼。

李希此時也在附近聞聲而至,一樣僵立當場,吞了口口水,輕輕抽了自己一嘴巴,他真是吃了豬油蒙了心,總管不住這張臭嘴!

顧湘也不是什麼財神降世,自然不可能討若有人喜歡,好在她也並冇有變成大金元寶的渴望。

此時顧記門前,公主全副儀仗擺開,赫赫揚揚,滿村的百姓都嚇了一跳。

顧老實和薑氏算是有些準備,也被這場麵驚得幾乎說不出話。

劉太監在時,為了嚇阻他,顧湘讓陳旭宣過一次聖旨,可這次和當時的情形卻是完全不同。

顧湘想,她阿爹,阿孃,祖父,祖母,家裡的兄弟姐妹們,或許會很開心,阿爹阿孃的情緒也許略微複雜,但總歸是高興更多。

族中上下應該更興奮。

眼下這時代,尋常百姓想跨越階層何其艱難。

顧氏宗族從老族長他祖父那一輩,就想改換門庭,想能出個讀書人,可一直到老族長這一輩,纔到底供了兒孫們讀書,但也隻能想想或許能出個秀才,再往上的舉人,大家是連想也不敢想的。

顧湘輕笑:“衣錦還鄉的滋味,唔,其實還不錯。”

之前她回顧莊,事情繁多,實在冇心思多想,

如今正好趕上鬨土匪,村裡不安寧,她既有這樣的身份,自然是要亮出來安撫民心。

公主的鑾駕在夕陽下一片金紅。侍衛們披掛玄色鎧甲,個個都是英俊挺拔,周圍圍觀的老百姓哪裡見過這樣的架勢?

他們冇見過,那些被捆成一團的衙役們也冇見過,個個麵色如土,遙看顧湘的表情充滿恐懼。 www.kanshu.com

顧老實和薑氏立在門口,也是不知所措得很,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他們家阿湘如今不得了,被當今皇帝認為義女,但這也隻是知道,心裡其實一直冇有實在感。

此時看到眼前這一幕,才真正明白,那一切都是真的。

阿湘……是公主了!

兩人不由呆愣,很是不知所措,顧湘不禁一笑,走過去挽著阿孃的手,低聲道:“阿孃,一會兒聖旨咱們聽不大懂的,冇事,我讓趙娘子在旁邊做提示,該說什麼,怎麼謝恩,都讓她拿個白板給提提詞。”

眾人:“……”

薑氏默默拍了下閨女的手,不過到還真少了幾分緊張。

趙娘子先幫著佈置好了案台,果然在前頭安置了個木板,上麪糊上白紙,自己拿了毛筆負責題詞。

陳旭就再次輕車熟路,麵不改色地展開聖旨抑揚頓挫地誦讀完聖旨。

薑氏帶著顧老實,稀裡糊塗地接了旨意,兩個人抱著聖旨麵麵相覷:“這——”

老族長匆匆趕過來,隻聽見最後幾句,吞了口口水,眼睛裡倏然放出如餓狼一樣的光。

“阿湘是公主?”

“顧老實成了成勇伯?”

“我們顧莊如今是阿湘的封地了?”

趙素素輕笑:“是,咱們公主是食實封,以後大家納糧納稅都是交給咱們公主。”

老族長仰麵而倒,他兒子一把給摟住,就見老族長蹭一下又蹦起來:“老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