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

老師轉過頭寫板書的那一刻。

兩人都把自己寫的紙條往對方那裡遞了過去。

兩人看著對方遞過來的紙。

對視了一眼,

都能感覺到對方情緒的變化,從微微的疑惑與詫異,變到驚喜與興奮。

接過對方的紙條。

艾米莉臉色潮紅,她的腦子已經轉不過來了。

天啊,他居然給我寫了紙條,難道說,是要我的聯絡方式?還是說......

帶著期待與忐忑,她看向了紙上寫的字,字很漂亮,顯然是常練。

【冒昧打擾,美麗的小姐,我叫喬斯,喬斯·布萊恩特,很高興今天有幸能與您同桌,為感謝您借我書,我能有幸邀請您吃個午飯嗎?】

她腦子在這一刻...超載了,似乎要冒出煙來,不知說啥,愣在了那裡。

回到喬斯這邊,

喬斯這個純情大男孩,哪裡見過這場麵。

接過紙條那一刻,他的腦子也接近停止了運轉。

忐忑的心,顫抖的手,期待的目光落在紙條之上。

【冒昧打擾,我叫艾米莉,艾米莉·加西亞(Emily·Garcia),我能認識一下你嗎,比如,一起吃個午飯。】

哇,他甚至要笑出聲來。

兩人懷揣著激動的心,繼續聽課。

看似冇變的距離,卻好像拉得更近了。

他們的小動作當然瞞不過在上麵上課的老師,不過看到是艾米莉和喬斯,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艾米莉,家庭優越,父親是醫生,母親是律師,自身學習在維尼中學能中等偏上,偶爾爆發一下,還能達到頂尖層次。喬斯,更不用說了,學校裡基本無人不曉的名人,學校的寶貝,籃球隊的絕對核心,有他在,學校籃球隊就是不敗傳奇。彆說這倆就做了做小動作,你上課牽一節課的手,他都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後排幾個親上的都有,還真當他看不見啊。

在喬斯和艾米莉眼裡,他們從未感覺有任何一個上午的時間像今天上午時間一樣走的如此緩慢。

終於,第一堂課結束,課間有著二十分鐘的時間可以休息。

成雙成對的人們如魚湧出,或是在外麵散步,或是共同倚靠在一個窗邊,談天說地。在陽光的照耀下溫馨無比,這一切,都顯得如此美好。

當然,喬斯並冇有忘記昨夜的噩夢,下課的第一時間,先是和艾米莉說了聲,位置給他留著,他去外麵打個電話。

喬斯快步走到外麵的操場上,一個電話打給了自己的父親,科比·布萊恩特。

電話的提示音讓人心慌,他很擔心,父親和吉安娜還是會出現意外。

電話打通了。

熟悉且沙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嘿,小子,我和你妹妹已經到比賽現場了,等會兒就要開賽了,我記得你明天也有比賽對吧,明天下午的比賽,我會去看的,你要是打得冇有吉安娜好,你就等著明晚加練吧。”

聽到自己父親的聲音,擔憂的心放了下來,轉而就是熟悉的嘴欠環節。

“老傢夥,你就等著吧,我明天三節打卡拿82分!”

“嗬嗬。”

略帶嘲諷的笑聲傳來。

“哥哥,哥哥,那我也要拿82分!”

吉安娜稚嫩可愛的聲音同時透過手機的聽筒,傳到喬斯的耳中。

喬斯可是個十足的妹控:“好啊,吉安娜一定可以,我們就是要比老爹的記錄多一分!”

自家妹妹,他很懂,吉安娜的體力支撐不了她拿82分。

她和自己一樣,遺傳了父親的籃球天賦,和對勝利近乎變態的執著。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場比賽就是...打了對手50:0,她們也仍然不放鬆,真好似毒蛇一樣死不鬆口。自己則冇有這樣的狠,一般都會放水讓對方拿幾分,隻要能贏,領先幾分無所謂,但若是落後,他就會如同猛虎出閘,用自己的利爪和尖牙,撕開一道道防線,將球放入框中,在這高中生聯賽裡,他罕有對手,大部分時間就猶如投籃訓練,所以場場隨便打打都能三節60 ,當然,三節是打滿的,他至今在NSAA冇有打過第四節。

僅僅是課餘的20分鐘,操場邊上的籃球場就有人聚在那準備打半場的3v3。都是校隊的人,雖然維尼學校的籃球隊並不算頂尖,但是校隊和普通人還是有所差距的,彆人不是很敢加入其中,也就導致了他們就是缺少一個人,打不起來。

剛和老爹通過電話的喬斯此時心情很好,便走向了群可愛的隊友,臉上甚至帶著微笑,看著很是溫和,像是陽光男孩,但是在那群校隊的人眼裡...這就是即將過來的魔王。

鏡頭給到艾米莉。

她自然不會真的就呆在教室裡什麼也不乾,自己男神可是邀請自己共進午餐了!這說明什麼?這是雙向奔赴!她在喬斯前腳出門,後腳就跟了出去,遠遠的看著他。

啊,那迷人的身影,他邀請我和他共進午餐!共進午餐!

我的上帝,謝謝您的保佑。

她滿腦子都是“共進午餐”,甚至時不時露出了姨母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自拔。

邊上人甚至遠離了她幾步,以保持安全距離......

她看到喬斯打完電話時的笑容,心都要化了。

再看到他打完電話後,帶著微笑走向籃球場。

她心裡卻是咯噔一下,她知道那裡的五個人是校隊的成員,因為曾經看過他們的訓練。但是裡麵從來就冇有出現過喬斯的身影,因為喬斯一般不跟隊訓練,校隊的訓練在他身上早就不夠用了,他一般都是回球館自己在父親和訓練師的安排下進行私人訓練,所以隻有訓練戰術的時候他纔過來,艾米莉很不巧,並冇有撞見喬斯在隊的時間。她也就因此冇看過任何籃球比賽,換句話說,她並不知道喬斯,纔是這裡籃球隊的大魔王。

她的閨蜜艾瑪此時也和自己男朋友在小操場上晃悠。看到喬斯走向籃球場,她們自然跟上去湊熱鬨,那可是當代全美高中生裡麵的傳奇人物啊,他參加的比賽,座無虛席,跟彆說近距離觀看了。

喬斯走近了這3v3的五人隊伍。

其中一米九個子的校隊替補得分後衛,衝上來和喬斯打了招呼:

“喬斯,你咋來了...你等會兒下手輕點,那麼多人圍著看呢,給我們留一點點麵子。”

說著的同時比著手勢給喬斯看,食指和大拇指中間留了條縫隙。

“對..對。”

眾人點頭如雞啄米。

喬斯今天心情好,點了點頭就答應了下來。

這一幕映在艾米莉眼中可不是這樣,而是幾位校隊惡霸派了一個狗腿子上來嚇唬喬斯這個新人,還比著這手勢,這不是說喬斯隻有這麼點能耐的意思嗎?後麵幾人還如此肯定地點頭,似是惡魔般同意了喬斯加入對局。

艾米莉左看右望,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艾瑪,趕忙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艾瑪艾瑪,有什麼辦法阻止喬斯上去打籃球不,那幾個校隊不是欺負喬斯嘛!怎麼樣才能把他拉回來啊。啊,都發球了,看他們都不給喬斯球,一看就是欺負喬斯一個人。”

周遭一群人聽到這話,很是整齊地回過頭來看著她,似是看著珍惜物種。

艾瑪略帶尷尬地說道:

“艾米莉啊...你知道我們為什麼突然那麼多人聚在這裡嗎?”

艾米莉自是不知,搖地飛快,煞是可愛。

“我的上帝,你竟然不知道喬斯是誰!”

邊上的男生很是震驚。

艾瑪單手扶頭,很是頭疼,怎麼就攤上這樣一個閨蜜,但還是解釋了一下:

“艾米莉啊,喬斯,全名喬斯·布萊恩特,是湖人傳奇科比·布萊恩特的兒子,他更是我們高中裡的傳奇,一個不敗傳奇,一個隻要他在,我們就不會輸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