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的行進速度並不慢,冇過兩個小時,就到了營地。

值班的戰士看見這奇怪的場麵也是愣住了。

人群不奇怪,最近接收了很多人,但是那隻巨大的貓咪是怎麼回事?

滿倉趕緊迎了上去,跟戰士說明瞭情況,但是並冇有讓陳墨和大懶蟲進去,隻是接收了人群,隨後跑到了陳墨的麵前,打了個軍禮。

“實在抱歉,我們無法做主讓變異獸進入營區,請您稍等,正在請示!”

隨後便小跑回了崗亭。

陳墨看著眼前的圍牆,上麵都是持槍把守的軍人,還有好幾門黑洞洞的炮口。

不得不感歎安全係數之高啊。

“喵?”

大懶蟲疑惑的看向陳墨,彷彿在詢問,為什麼我們不能進去?

陳墨搖了搖頭,笑著撫摸著大懶蟲冇有說話。

大懶蟲感受著陳墨手心的溫度,趴在了地上,讓陳墨擼。

陳墨將身體靠在了大懶蟲的身上,看著從未有過的晴空,不由得一陣舒心,當然,忽略掉頭頂上那紅色的太陽的話。

大懶蟲就這樣盯著陳墨,眼睛亮晶晶的,不知在想什麼。

或許小貓也有心事吧。

一個小小的宛如星火的光芒飄在了陳墨的麵前,陳墨愣住了。

“喵!”

回頭看向大懶蟲,它彷彿在說抓住它。

陳墨手指輕輕的點在光芒上,一瞬間光亮驟增,值班的士兵都看了過來。

隨後光芒破碎,變成了星光般消失了。

隻剩下陳墨呆在原地。

腦海中傳來資訊:契約締結成功!

隨後就看見自己的右手手背上出現了一個貓咪的印記,隨後大懶蟲猛地一紮,竟然進了自己的體內。

這場麵給士兵都看愣住了。

“變異獸呢?”

一個軍官樣子的人從門口走了出來,看著隻有陳墨自己在,便詢問起了站崗的戰士。

小戰士生動形象的描述了自己看到的場景。

軍官也是嘖嘖稱奇,隨即走到了陳墨的麵前。

“小夥子,讓你等這麼久實在抱歉。”

軍官和顏悅色的看著眼前的陳墨。

“沒關係,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全。”

陳墨倒也不惱,這種情況其實挺好的,至少裡麵的安全確實可以保障。

“好小夥,跟我走,我帶你進去,但是還有點問題想問問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軍官看著陳墨一臉為難,畢竟這算得上是人家的**了。

“冇什麼的,就是變異獸主動發起的契約,契約成立之後,就會成為戰鬥夥伴。”

陳墨倒是無所謂,這個事情現在不說,過幾天也會有人發現,與其到時候被人指指點點,還不如先說出來,順便賣個好處呢。

“哦?這麼神奇?來來來,咱們進去詳談!”

陳墨跟著軍官走了,留下了站崗的戰士們大眼瞪小眼。

......

軍官詢問了一番之後,就給安排了住的地方,不僅寬敞,而且以後大懶蟲的食物問題都給解決了。

這可真是解決了大問題啊,就大懶蟲那個體型,誰養得起?

陳墨跟在一個士兵後麵前往自己住的地方,大懶蟲則是變成了原來大小,趴在了陳墨的肩膀上。

就知道!這隻大懶蟲發現自己的大小在鍥約之後可以控製了以後,就不再變大了,縮小了趴在陳墨的肩膀還不用走路,多舒服啊。

大懶蟲嘴角洋溢著歡快的笑容,尾巴一甩一甩的掃著陳墨的後背。

陳墨感受著這一切卻也隻是無奈的笑一笑,畢竟是自己的貓,得寵著。

周圍的環境不斷地變換,陳墨看到過不止一隊士兵在來回巡邏,都是手持鋼槍,上麵還套著消音器。

很快,陳墨就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周圍都是臨時搭建的帳篷,有很多人住在一個裡麵,陳墨看著有些不舒服,但是也冇有彆的辦法,畢竟活著纔是最重要的。

士兵將陳墨引到了一個單獨的帳篷前,“您就住在這裡吧,您可以選擇自己的室友,也可以自己住,你做主。”

陳墨拉開一看,挺大的一個帳篷,剛纔看他們那個都是十個人住在一起。

“跟我一起來的有一個叫文叔的,我想讓他做我的室友。”

這是思慮過的,首先文叔信得過,兩人還打過配合,其次,自己還是需要一些強力的隊友的,畢竟自己隻是一個弱小可憐又無助的輔助...

“阿墨,你來啦?!”

說曹操曹操到,文叔在旁邊的帳篷鑽出來,正好看到陳墨。

“文叔,剛還說起你了,你要不要搬過來和我一起住?”

陳墨將自己的想法提了出來,文叔倒是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那成,我這就收拾東西。”

文叔乾脆利落的收拾好了東西住進了陳墨的帳篷。

裡麵的佈局簡陋的不能再簡陋了,除了床什麼都冇有,地麵上還長著草。

文叔將自己的東西放在一個床鋪上,和陳墨聊起了家常。

聊著聊著陳墨就發現,文叔這個人不是一般的話癆。

在文叔的語言攻勢下,陳墨的上下眼皮子已經打架了。

“開飯嘍!”

陳墨的眼神瞬間就明亮了,和文叔一起快步走出了帳篷,隻見營地中心開始發放食物。

正要去排隊,一名士兵走了過來,叫住了陳墨。

“請跟我來,答應您的口糧準備好了。”

這一句話,陳墨和大懶蟲的眼睛都快發光了,而文叔則是費解的看著陳墨,想不通他是怎麼做到的。

幾人七拐八拐來到了一個倉庫,裡麵存著許多的肉。

“這是我們擊殺的變異獸的肉,有很多,吃不完放在這裡也是浪費了。”

隨著戰士的介紹,大懶蟲直接變身成了最大號開吃!

“為什麼吃不完?那麼多群眾呢。”

陳墨疑惑的看向戰士,隻見戰士微微一笑,滿臉驕傲的看著陳墨。

“我們有袁神,他老人家早就屯好了很多的糧食,就為了以防萬一!”

陳墨臉上也是洋溢位了笑容,是啊,生活在這片土地,不用怕的。

兩人將大懶蟲留在了倉庫,自己也去吃飯了。

直到陳墨二人洗完漱了大懶蟲纔回來,搖搖晃晃的,步子都邁不開了。

到了帳篷就化成了最大,霸占了陳墨的床呼呼大睡起來。

陳墨無奈的笑了笑,又拉過來一個床並在一起,靠著大懶蟲睡著了。

這一夜睡得格外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