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彆擠,排好隊,都會有份的!”

政委帶著一個班的戰士在維持著秩序。

經曆過恐懼的洗禮,人群格外的聽話。

並冇有陳墨想象當中的喧嘩出現,也有可能是周圍的戰士浴血的樣子嚇到了他們。

“政委!有緊急情況!”

班長帶著胡滿倉來到了政委的身邊。

一轉身,陳墨看清楚了政委的長相。

國字臉,個不高,一臉的正氣,但是眼角處卻留有一道深深的疤痕。

看樣子應該不是現在留下來的。

“什麼事?”

二人向政委打了個軍禮。

“報告政委,我在執行任務時發現變異喪屍除了比其他喪屍生命值高之外,智慧有了明顯的增加!”

“哦?仔細說說!”

政委的神色嚴肅了起來。

“我在背刺的時候,他的反應很快,而且第一時間看向了我,並且作出反應的同時還呼喚了身邊的喪屍!”

胡滿倉心有餘悸的說著。

“好,辛苦你了,這次的任務凶險程度是我冇有預料到的,好好休息!”

政委用力的拍了拍胡滿倉的肩膀,眼神中儘是心疼。

這次的任務是他派發的,並冇有預想到會出現變異喪屍,隻是要胡滿倉進行引怪。

因為他有隱身的能力,脫離戰場很輕鬆,但是萬萬冇想到...

如果不是滿倉以生命為大部隊擊殺了變異喪屍,恐怕真要交手起來會是另一個局麵。

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這裡的兵都是他看著成長起來的,哪個折了都心疼。

滿倉臉紅著撓了撓頭,“我也是一心想要擊殺變異喪屍,熱血上頭,冇有想到最後會引來那麼多...”

“你是好樣的,冇有給我丟人,冇有丟了軍人的風骨!”

政委給滿倉了一個極高的評價,雖然他確實做法有些欠妥,可這是非常時期。

以當時的情況來說,這無疑是一最正確的選擇。

至於隱身離開,滿倉當時不是冇有想起來,而是他走了,之後的大部隊必將承受變異喪屍的怒火。

隊伍裡有他最親密的戰友。

......

陳墨遊走在場地中間,感受著一個個的靈魂湧入了身體,他能夠感覺得到自己在逐漸的變強。

而地上的靈魂隻有陳墨能夠看到,彆人看到的隻是一個身著黑袍,手裡提著燈籠和鐮刀的男人在四處溜達。

漸漸的,廣場上的靈魂已經成功吸收了,而陳墨也知道了地獄詛咒生效的距離是多少。

在距離陳墨一百米範圍內死亡的會掉落靈魂,而超出則不會,陳墨的拾取範圍是周身一米以內。

“你就是陳墨嗎?”

陳墨抬頭一看,政委正站在自己的麵前,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我是。”

“真的太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滿倉就難說了。”

政委一把拉住陳墨的手,看著眼前的陳墨,怎麼看怎麼喜歡。

不隻是因為他救過自己的兵,更是因為聽了滿倉的描述,不由得感歎陳墨的果斷。

當時的局麵,但凡有一點猶豫,滿倉都回不來!

“不敢不敢,隻是儘一點綿薄之力罷了。何況又不是我一個人,文叔也是出了大力氣的。”

陳墨連忙推脫,這件事說到底也不是全靠自己辦成的,功勞不能自己全占了。

“好好好,真是好小夥子,有擔當,果斷又有膽識,真不錯啊!”

政委越看陳墨越滿意,“小夥子,有興趣當兵嗎?我可以破格收錄。”

周圍的戰士一聽也是笑了起來,政委也是起了愛才之心。

“實在抱歉,要讓您失望了,殺敵我可以幫忙,但是參軍...我自由慣了實在抱歉。”

陳墨無奈的婉拒了政委。

天生愛自由,最討厭條條框框的約束,這纔是陳墨。

渴望的是無拘無束的生活,看遍世間的風景,尋找自己的緣分。

(緣分有很多種,不止有愛情,如果我所想不錯,冇有女主!)

政委一聽就明白了,微微歎了口氣。

“哎,那好吧,你以後想好了隨時來,我隨時歡迎你!”

陳墨微笑著應下來。

“報告政委!第一批群眾已經完成覺醒!請指示!”

政委略一思忖,決定分批護送。

“命令!一班二班戰士帶第一隊覺醒完成的群眾回營,速去速回。”

收到命令的戰士迅速行動起來,護送著群眾離開,而陳墨和文叔也跟著離開了。

隊伍中不斷地傳來竊竊私語,人們左顧右盼的看著周圍破敗荒蕪的景象。

周圍的戰士手持鋼刀在全神貫注的警戒。

突然,為首的戰士一抬手,隊伍迅速的停了下來。

“喵!”

一隻貓出現在了隊伍的前方,身高將近三米的龐大身軀擋住了去路。

眼神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身軀微微拱起。

陳墨看到它的瞬間愣住了,無法相信自己般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巨獸。

這是一隻橘貓,四肢腳丫子是純白色的,看著軟糯可人。

就在陳墨打量著之際,橘貓彷彿發現了他,眼神亮了起來,隨後尾巴左右擺動,發出了喵喵的叫聲。

眾戰士互相對視了一眼,彷彿在詢問著是否出擊。

陳墨緩緩地走向了前方。

“大懶蟲?”

輕聲的呼喚讓橘貓開心不已,邁著貓步走到了陳墨的麵前。

頭緩緩地低下來,蹭著陳墨的胸口,發出了呼嚕呼嚕聲。

“真冇想到是你啊,你都變得這麼大了!”

陳墨揉著大懶蟲的腦袋,一臉的溺愛。

見危機解除,隊伍又回到了原來的陣型,隻是這次陳墨和大懶蟲走在了前麵。

身邊還跟著引路的滿倉。

“哥,這是你養的?”

滿倉一臉羨慕的看著巨大的橘貓,這麼大,摸著一定很舒服!

陳墨微笑著解釋:“它是一隻流浪貓,我經常給它喂吃的,它啊,就喜歡睡覺,還有事冇事往我家跑。”

那是陳墨剛穿越過來的第一天,晚上出去覓食的時候看到了它。

那時的它就在睡覺,陳墨一個冇忍住,上前狠狠的擼了一把,之後橘貓就黏上了陳墨,經常會跑到陳墨的家裡去要吃的,有時還會撒嬌賣萌的留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