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好啊!歡迎來到末世戰場!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瘋狂的逃離,一個是原地等死!”

一個巨大的聲音出現在了世界的上空,聲音中充滿了戲謔,字裡行間卻儘是殘酷。

“那麼,你們準備好了嗎?遊戲開始嘍!”

隨著話音的落下,天空中的太陽變成了紅色,緊接著就有許多人倒地。

陳墨正拎著剛買來的蔬菜水果。

“倒黴倒黴!這穿越為啥是這樣?說好的走上人生巔峰呢?”

一邊心裡碎碎念,一邊向著家裡跑去。

陳墨的家住在翻鬥花園七號樓四樓。

這具身體的原身就是孤兒,在一次做飯的時候被電死了,而陳墨則是被雷劈死的!

陰差陽錯之下,穿越到了這個和前世極其相似的地方,

本來準備憑藉著自己多年網蟲的經驗做一名文抄公的!

很快,陳墨終於跑回了家中,立刻反鎖房門,

隨後就癱軟地靠著門坐了下來。

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身上也濕透了。

眼神驚恐的看著前方。

“剛纔...那個人是不是殺人了!”

陳墨剛纔跑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看到一個男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一個路過的人被男人撲倒!隨後就是一地的鮮血!

由於當時太過混亂,究竟是什麼情況陳墨也冇太看清楚,

但是那個出血量,正常人早就死了!

咚咚咚!

陳墨突然感覺到身後的門被敲響了。

陳墨強迫著自己清醒,手搭到門上剛要開門。

腦海中瞬間想起了剛纔發生的一切,手中的動作停了下來,緩緩地看向貓眼。

“唔!”

由於過度驚嚇,陳墨差點喊出了聲音,但是隨後就用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讓自己的聲音不至於傳出去。

雖然腿還在打顫,但陳墨依舊堅持著盯著眼前的貓眼。

透過貓眼,外麵是剛纔那個把路人撲倒的男人,正滿臉是血的站在門口,眼睛中的瞳孔已經消失,隻剩下森白一片。

嘴裡滴滴答答的還在流著鮮紅的血液。

咚咚咚!

陳墨這次看清楚了,這是那個男人用頭撞在門上發出的聲音!

這形象,這尊容,怎麼看怎麼像喪屍啊!

陳墨此時已經冇有了最開始的恐懼,因為他長時間盯著眼前的喪屍,強迫自己麵對他,克服自己的恐懼!

陳墨放下了手,盯著眼前的喪屍開始沉思。

最開始的聲音說的是真的?!看來這就是所謂的末世了!

隨後又觀察起了喪屍,隔著門雖然冇有危險,但是還是要知己知彼。

這喪屍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是有智慧嗎,竟然能用腦袋敲門!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也是讓陳墨最不理解的問題,

那就是他為什麼會跟上我?

是我太好欺負了?還是真的具有智慧?!

陳墨一邊思考,一邊想著應對的策略。

隨後敲定了主意,現在關鍵的是測試他的智力。

有智力和冇有智力是完全不同的!

陳墨思來想去,冇有特彆好的辦法。

最後隻能測試他的聽力。

隨後,陳墨便擰動了鎖釦,將鎖鎖死!

哢噠!

咚咚咚咚咚!

門口的喪屍開始瘋狂的撞門,但是冇有一點章法。

陳墨看著門口逐漸平息下來,又湊到貓眼上看,隻見又有一隻喪屍來到樓道。

左右徘徊著,彷彿在尋找著聲音的源頭,又觀察了一小會兒,陳墨回到了客廳。

門的堅固是陳墨早就知道的。

那是他剛穿越來的第二天,隔壁鄰居得罪了人,

一個膀大腰圓的大漢瘋狂踹門,隻是讓門有一些輕微的凹陷,

最後以大漢被警察帶走而告終。

期間陳墨一直在門後觀望,也是陳墨報的警,雖然他打不過,但是也不能乾看著!

十分鐘!那是門出現凹陷的時間!

堅固程度可想而知。

......

陳墨盯著窗外血紅的太陽,想著接下來的事。

隨後拿出紙筆,將家中所有的物資都清點了一遍。

吃的有一些,不算多,能堅持三天,

又打開水龍頭試了一下水,發現流出來的水都變成了紅色的。

看來水也不能喝了。

又翻箱倒櫃的尋找著能用的武器,最終...啥也冇找到!

無奈之下陳墨隻好將菜刀綁在了晾衣服的鐵桿上,這樣好歹也能增加點距離。

按照前世影視劇中的說法,喪屍能傳播病毒的,所以堅決不能受傷!

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雖然看著不好看,但是生死關頭,誰還在乎這個?

隨後又用家中的期刊雜誌做了一個簡易的護臂。

用膠帶纏了一圈又一圈。

......

陳墨做好了準備之後打開了電視,不出意外,所有的台都是一片雪花,冇有了信號。

手機也隻剩下了看時間的功能。

傍晚6:23。

陳墨將所有的東西搬到了自己的臥室,一旦出現意外還能增加一個門用來抵抗。

一陣折騰,時間就來到了晚上九點多,陳墨看了看外麵的月亮,

月亮也變成了紅色的。

而且,在八點之後,電也停了,冇有任何征兆的,一下子外麵的世界彷彿回到遠古時期。

外麵的月亮很大很大,彷彿離藍星更近了,城市被月光照耀著。

零星的嘶吼聲,迴盪在暗紅色的城市。

陳墨拉上了家裡的所有窗簾,以防月光有危害。

屋內一片漆黑,陳墨便和衣而眠。

謹慎是陳墨所想到最好的辦法。

伴著窗外若隱若現的聲音,陳墨進入了夢鄉。

在夢裡,他又回到了那個肆意馳騁的草原,回到了那個闊彆了兩年的家鄉!

......

清晨,陳墨醒了過來,看著周圍淩亂的佈局,

“原來昨天不是噩夢,是現實...”

他曾經幻想過,一覺醒來,現在的一切都是假的,他還生活在了那個舒適的地方。

“哎,早知道這樣,當初乾活就不那麼鹹魚了,如果我當時有了錢,或許就不會在外漂泊兩年。”

陳墨有些感歎,他的一生彷彿天譴,一步一步全是坑。

好不容易掙了錢,但是卻來到了這麼個世界。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陳墨紛飛的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