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裡出發到醫院需要花費的時間並不多,媽媽就想要和我一起去,我默不作聲算是應允,經過層層高樓和小店,我們到了醫院。

拿著新鮮的水果籃和鮮花,看到許願那一刻我心裡的石頭也落了下來,我履行了承諾,我也看到了他。知道我今天要來,阿姨也在,媽媽和阿姨簡單的寒暄幾句就有默契的打車要去工作。

有了獨處的時間我不同以往的拘謹和小心,反而漫天的談著不切實際的話,像一個話多的老太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