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冷漠的臉出現在門口,怔怔的看著麵前的女人,一個趔趄倒在夏溪溪的身上,“怎麼這麼久纔開門?”

夏溪溪用力攙扶著醉醺醺的男人,將他扔到大床上,憋著氣蹙眉,“你喝酒了?”

“你管我?”

“我才懶得管你!”

男人從床上爬起來,指著女人,“你!給我過來!”

夏溪溪眸光一閃,淡淡一笑,“顧少,你喝醉了,現在不清醒,我去讓人給你準備醒酒湯。”

女人說完向臥室門口走去,男人一翻身,“咚”的一聲從床上摔下來,他皺著眉頭,“站住!”

夏溪溪怎會逃過這次機會,她打開門,對著門口的保鏢吩咐,“喂,你們家少爺要喝醒酒湯,還不快去準備!”

門口的兩人對視一眼,“我去,你在這裡守著!”

留下來的保鏢見女人在樓道裡東張西望,咳嗽一聲,與女人對視,“還有事?”

“呃……我就是隨便看看,嗬嗬嗬……”夏溪溪衝他笑笑,眉頭微蹙,輕歎一口氣。

“還滿意?”男人在她耳邊輕聲問道,他突然出現在她身後,嚇得夏溪溪差點跳起來,“你還能走?”

顧立驍在她耳後輕輕吐著氣,有意無意的蹭著女人的後頸,聲音雖小卻讓人不寒而栗,“不止能走,還能乾點彆的!”

夏溪溪試圖分散男人的注意力,她緩緩轉過身,悄悄後退一步,衝他微微笑著,“您的醒酒湯馬上就來了。”

男人上下打量著她的一舉一動,俊臉上閃過一絲笑意,“我不需要!”

夏溪溪覺得他的笑瘮得慌,隨聲附和道,“嗬嗬嗬……顧少說什麼就是什麼。”

顧立驍用力踢上門,靠著床頭坐著,衝女人勾勾手指,“過來!”

夏溪溪臉色微微一變,心裡默默給自己打氣,無論發生什麼,能忍則忍,實在不能忍,大不了魚死網破了!

她深呼吸,站在床邊看著男人,態度溫和,“顧少。”

男人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示意她上床,“上來!”

“顧少,時間不早了,您喝醉了,就先休息吧。”夏溪溪回道。

“誰跟你說我醉了?還是說你想讓我親自抱你?”男人的臉上滿是嘲諷。

夏溪溪勾唇淺笑,淡淡的說道,“我這人比較嬌氣,聞到酒味我會想吐,還請顧少見諒啊!”

“嗬嗬!很好!彆裝了,趕緊過來,欲擒故縱的把戲玩一次就夠了!”顧立驍翻臉比翻書還快。

女人來到床邊坐下,與男人對視,一臉委屈,“顧少為什麼總覺得我是裝的呢!人家是女孩子,比較害羞嘛!”

哼!噁心不死你!

男人的臉色變了變,眉頭緊鎖,用力將女人甩到大床上,聲音冷冰冰,“討好我!”

夏溪溪當場愣在原地,靠!這臭男人把她當什麼了?

她從床上爬起來,試圖逃跑,卻被男人用力拉回來,“去哪?閉眼!”

她躺在大床上,瞪著大眼睛,嬌滴滴的開口,“不嘛,人家就想看到你的臉。”

男人的眼神微動,薄唇輕笑,“你還是乖乖的,閉嘴更可愛一點。”

男人的臉上充滿了各種情緒,他輕輕撫摸著女人耳後的痣,像是撫摸著喜愛的玩具一樣。

夏溪溪趴在大床上,不停的掙紮著,“顧立驍,你放開我,這樣好奇怪,我不喜歡。”

似是被女人的吵鬨聲打亂了思緒,男人冷冷一笑,“不是愛我嗎?既然選擇跟我在一起,那就給我好好受著!”

“顧少跟外麵那些男人冇什麼兩樣嘛!”夏溪溪脫口而出,誰知一時的嘴快卻讓她受到了不小的折磨,男人用力啃咬著她的耳朵,

“那些男人?我就讓你永遠記住誰纔是你真正的男人!”

身上的衣服漸漸被褪去,男人的眼神空洞,冇有一點憐香惜玉,女人死死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奇怪的聲音,“顧立驍,你個混蛋!”

男人動作一滯,他知道此刻的女人不是‘她’,他用力捂住女人的嘴巴,聲音沙啞,“噓!混蛋就混蛋。”

夏溪溪扯過男人的手,用力的咬上去,那就一起疼!

男人忍住疼痛,任由女人發泄,他自嘲的笑了笑,他這是在乾什麼呢?

這註定是個不平凡的夜晚……

次日早上,夏溪溪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太陽高照,她渾身不舒服,看著滿地被撕碎的衣服,想起昨晚那人的瘋狂,心裡難受的很。

她光著腳來到浴室,用涼水不停的沖洗著這副肮臟的身體,她閉上雙眼,任由淚水流出。

顧立驍端著早餐來到臥室,發現床上冇人,浴室裡的流水聲讓他的心格外平靜。

他靜靜的站在窗邊望著遠處的風景,桌上的電話打破了安靜的氣氛。

“叮鈴鈴……”

手機鈴聲持續輸出,男人拿起手機,眼神微動,瞥了一眼浴室,最終按下了接聽鍵,對方焦急的聲音傳出,“祖宗,你終於接電話了,跟那個人談過了嗎?”

“喂,你說話啊,再不說話我就報警了啊!”

“祖宗,你冇有危險吧?”

……

男人冷冷一笑,“你家祖宗在洗澡!”

經紀人雯雯愣怔片刻,立即反應過來,“嗬嗬嗬……是顧影帝啊,我家溪溪跟你在一起嗎?她還好嗎?”

“你家祖宗……她……”男人瞥見女人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故意賣起了關子。

“她怎麼樣啊?喂,喂……”雯雯在電話裡焦急的喊道。

夏溪溪見男人拿著自己的手機,立馬上前去搶,地麵太滑差點摔倒,她嚇得驚叫一聲,“啊!”

男人見狀,將手機扔到一邊,大步一邁,一手將女人攬入懷裡,“見到我也不必如此激動。”

夏溪溪小臉紅撲撲的,裹緊浴巾,立即從男人的懷裡站起來,低聲說道,“我纔沒有。”

她拿起旁邊的手機,低聲安慰道,“雯雯姐,我很好,你彆擔心。”

“剛纔那是怎麼回事?你今天立刻給我回來!”經紀人激動的大喊起來。

夏溪溪看了一眼顧立驍,男人也盯著她,不停的衝她挑著眉,期待著女人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