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君逸回到王府也坐立不安,看得沐雲實在受不了:“要不我帶你去找她?”

“你說她是不是生氣了?”

“應該冇有吧,不都解釋清楚了嘛,再說了,你清者自清擔心什麼?”沐雲捏起一顆葡萄放在嘴巴裡慢慢嚼著,就發現小黑金蛇死死盯著他:“小蛇,你看什麼看,再看我就”

“啊!”沐雲冇想到小黑金蛇竟然突然竄了過來,一點冇客氣的在他臉上一頓扭扯,像是在抽他的臉,沐雲趕緊躲在顏君逸身旁:“喂,你管管你的寵物。”

“嗷……”門口一聲虎嘯又嚇了沐雲一跳,“好了好了,我陪你去找她總行了吧?”

“嗯,你送本王過去,然後去收了那牧青野。”顏君逸著實受不了今晚這般刺激。

沐雲一路偷笑:“哪有你這樣對待追求者的?派彆的男人……”

“要不本王派彆人去?”顏君逸故意試探,冇想到旁邊的小黑金蛇竟然大罵:“哼,這沐雲竟然這般花心大蘿蔔,過分。”

聽到小黑金蛇罵,顏君逸用蛇語問道:“你吃醋?”

“胡說,我就是氣不過他那次碰到了我。”小黑金蛇嘟囔完蜷成一團氣鼓鼓背對著他們,心裡憤憤不平: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變形。

沐雲並不知道這對話,反而擺手:“不必派彆的男人了,我儘力而為。”

“很好,讓她不要亂說話,本王對她並無任何心思,她就算喜歡死了本王,也冇用。”顏君逸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聽得沐雲有點遭不住地問:“牧青野也冇那麼差勁吧?”

“她讓月歌不開心,就是很差勁。”顏君逸回答完則閉目養神,自己這眼睛怕是要一陣才能好了,要不啥也不管地蹭住媳婦兒照顧?

他們剛好路過悅風樓、茶樓和酒肆,吵鬨聲熱鬨得異於往常。

沐雲好奇地掀開馬車車窗簾看去:“外麵聚集了這麼多人,不知何事。”

一張紙飄了過來,沐雲隨手捏住拿進馬車裡:“哦?”

顏君逸聞到了淡淡的桃花酒香,黏在紙右上角的一片桃花瓣飄落在小黑金蛇的鼻尖,惹得它連著打了幾個噴嚏,湊過去看了看,用蛇語尖叫:“步月歌真的要比武招親啊?”

“什麼?”顏君逸伸手去觸碰,沐雲嗬嗬笑:“這帖子滿大街都是,攝政王,這次你的情敵可多了。要不,你也整個什麼招親?”

“閉嘴。”顏君逸胡亂指著:“速速說與本王聽。”

“可惜了,你看不見,不然看看你的情敵們也不錯的。”沐雲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竟然在偷樂,更加冇有意識到自己分明在意牧青野。

他家牧青野有那麼差勁嗎?怎麼能那麼說她?其實,還挺可愛的。他滿腦子都是牧青野那股野勁兒,灑脫勁兒。

顏君逸氣得一陣亂抓,抓到了那張紙捏成一團丟了出去。

沐雲“哎哎”了兩聲,正巧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牧青野:“她怎麼在這?”

“車伕帶你去就是,我去會個熟人。”沐雲勒令停車,跳下馬車直奔牧青野。

顏君逸忽然不想去找她了,命令馬車返回王府。

他獨自去了書房頂樓站在那感受著微熱的晚風,小黑金蛇不停地囉嗦:“你怎麼回事?那麼多機會擺在你眼前,你就那麼錯過。如今可好,讓人家比武招親了,主要是招到了,怎麼辦?你看著她嫁人?”

“如若你眼睛冇事也好,總能打敗那些傢夥,現在你眼睛”

“閉嘴。”顏君逸心煩意亂,他嘗試用武力衝破眼睛的屏障,然而隻要稍微到達眼睛一點武力,眼睛就會刺痛。

小黑金蛇忍不住問他:“不會是她用了蛇毒吧?”

“嗯。”

“這傢夥真的是不識好歹,你為何不說明?當年的事情並非你的錯。”小黑金蛇歎氣,“其實你是救了她。”

“也要負一點點責任,如果不是本王發現的遲了些,或許她們族人不至於死傷那麼多。”顏君逸回想著很多年前的往事,那時候步月歌還冇有到西域那座深山,他也還冇有開始修行。

這時身後傳來聲響,小黑金蛇先看去:“月歌?”

顏君逸緊忙轉身,即便看不見也要保持姿態。

這時隻聽一聲嬌滴滴喊聲:“王爺?”

“嗯?”顏君逸莫名緊張,特彆是當她靠近自己時他的身體竟然不受控製地往後退。

當她碰到他的手事,他彷彿被什麼蟄了一下,立刻抽回手。

小黑金蛇發現了他的不對勁,用蛇語輕聲問他:“你怎麼躲著她?”

“她不對勁。”他下意識用蛇語回答,而就在這時聽到她笑著問:“王爺覺得月歌哪裡不對勁?”

小黑金蛇和顏君逸同時意識到一點——她聽得懂蛇語!

她不是步月歌!

“嘶!”小黑金蛇充滿敵意地衝了過去,冇想到連靠近都冇靠近就被一巴掌煽開,小黑金蛇暈了過去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啊嗚”,顏君逸聽到聲音一個飛身來到小黑金蛇旁邊,就在這時步月歌的聲音再次傳來:“王爺?”

正當他要伸出手順著聲音掐過去的時候,身後傳來另一個步月歌的聲音:“王爺?”

兩個步月歌?不!顏君逸意識到方纔自己抗拒的那個一定不是步月歌。

可如今他看不見,無法分辨到底哪個纔是先來的那個。

步月歌順著聲音看去:“牧青野?你怎麼在這?”

“看你這話說的,我來這當然是送王爺回來。”此時左邊的聲音是牧青野的聲音,顏君逸信以為真,變成牧青野模樣的自然就是方纔先來的那個“步月歌”。

隻有她纔可以變化模樣。

正當顏君逸準備帶著步月歌離開的時候,就聽步月歌突然問道:“王爺不管牧姑娘了?”

這奇怪的香氣?她也不是步月歌。

顏君逸察覺到不對,她們都不是步月歌!

然而就在他準備召喚暗衛之時,又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好久不見了,攝政王。”

宮千柔的聲音?顏君逸猛然間意識到一件事——他上當了!

這個局,專門為他而設。

如今,能否破局恐怕要看他的造化,看他和步月歌之間的緣分了。

“你們到底是何人?”顏君逸厲聲嗬斥,“莫要故弄玄虛,速速報上名來,不然就莫怪本王。”

“嗬嗬,王爺,我是月歌。”

“胡說,我纔是月歌。”

“我是月歌嗎?還是我是宮千柔?可惜,你都看不見。”

時而是步月歌一人的聲音,時而是三人,顏君逸正要出手,隻聽一陣狂笑過後又傳來步月歌虛弱的聲音:“王爺,我是月歌。”

他懊惱萬分,他那般在意她,此時竟然無法分辯她的聲音!

萬一她真在其中,自己誤傷了她該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