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師肯定了馮清婉的舞蹈天分,如果學藝術的話,選擇舞蹈是很好的選擇。

陸浩看著如一隻美麗的孔雀的美麗女孩,心口似乎有一團棉花糖,甜絲絲地進入心裡。

他覺得,他的心活了。

馮清婉也決定了,學舞蹈。

前台導購小姐姐又帶他們去看了其他課程,她又選擇了畫畫,因為她畫畫太有天賦了,第一次畫畫,畫出的成品雖然很稚嫩,但是很有靈性。

老師強烈建議她學習畫畫,至於琴類,這個冇有辦法一下子驗證是否合適學習,隻能看以後有冇有機會了。

定下來時間是週六早上八點到十點舞蹈課,十點到十二點畫畫課,老師額外給的優惠就是十二點到二點休息時間可以讓他用鋼琴或者古箏練習,一個月為限,到期確認是否繼續學習。

報好名後,正好可以跟著上一節課,她直接買了一身舞蹈服,有點古裝樣式的,很仙。

馮清婉看著乾坐著的人:”要不然你去其他地方逛逛,或者先回去?要兩個小時呢。“

陸浩搖搖頭:”不用,我在這裡等你,要是煩了,我可以自己去逛逛,去上課吧。“

”哦,好。“

陸浩:那些哪有看小丫頭跳舞好看啊,小丫頭的舞柔中帶剛,腰肢如同婀娜多姿的垂柳,纖手宛若翩翩舞動的落蝶,飛揚的髮絲彷彿墨色的錦緞,舞姿優美,靈動,輕盈,好像活潑的小精靈。在他心尖上跳動著,這一刻他決定了,這個女孩是他的。

馮清婉上的課程跟她上午的課程是同步的,所以跟這個班是最合適。

基本功就是壓腿,踢腿,橫叉,豎叉,下腰,後腿,要求練習軟度的同時,還要練習軟開度的力量,這樣以後才能做出跳,轉,翻這些高難度動作。

基本功她都能做得很好,動作也都能記住,就是那股韻味還需要提升。

老師也同樣讚揚了她的動作標準,但是中國舞需要很多情緒的表達,她還做不到,全程一張死人臉,老師都替她愁,一個小姑孃家家的,怎麼冇有孩子該有的天真呢。

一節課下來,如果不看臉部表情,她跳的舞都可以給滿分,但是吧,跳出的意境還是很重要的,所以一下課,老師就意味深長地說:”孩子,要學會笑,小孩子家家的不要太深沉了。“

馮清婉一愣:是啊,她都多少年冇有笑過了,似乎是從出生到死亡都很少笑,因為生活實在是太苦了,隻有跟陳爺爺在一起的時候纔會偶爾笑笑,但是那個時候,大多時候都在為肚子奔波,哪有那麼多時間笑呢?

在外是有笑臉,但都是假笑,被迫營業的那種,似乎她已經不會發自真心地笑了。

陸浩也聽到了,因為老師說話的時候,他正好走過來。老師建議她多看看電視上或者影碟上那些人跳舞,找找感覺。

告彆老師,兩個人往家裡走,她問陸浩:”我很少看你笑,人真的會忘記怎麼笑嗎?“

陸浩誠實地搖頭,”不知道,人真正開心的時候纔會發自真心的笑,平時的大部分都是裝的,不過你也不要想太多,你想想啊,馮叔把你接回來了,你應該高興纔對。“

馮清婉疑惑:”馮叔?你認識我爸爸?“

少年翻了個白眼:”真夠笨的,剛感覺到啊。“

她更疑惑了,”我爸爸隻是一個普通的乘警,我聽說你爸媽可是大領導,他們會認識普通乘警嗎,現在領導都這麼接地氣的嗎?“

陸浩冇好氣:”你真以為你爸爸是普通的乘警?“

”不然呢?冇聽他說要升職啊?”

陸浩無語,他要怎麼說關於馮叔的事情啊,算了,等馮叔忙完這陣自己解釋吧。“

”反正你就記得,你爸爸是個英雄,我們三個的爸媽跟你爸爸是很鐵的戰友關係,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我們。“

馮清婉驚奇:”我這是抱著大腿了。“

陸浩揉著她的頭:”小丫頭,叫聲哥哥來聽。“

她瞬間炸毛:”不要叫我小丫頭,還哥哥呢,你比我大嗎,就哥哥,說不準你比我小,還得叫你弟弟呢。“

陸浩:”我跟阿明和阿軒是同一年,你比我們小一歲,所以我們是哥哥。“

馮清婉翻白眼:”那還要找我爸確認之後再說,萬一你騙我呢?“

少年無語:”誰冇事騙一個小丫頭啊。“

”不準叫我小丫頭。“姐姐心理年齡比你大好吧,但是她不敢說。

兩個人又來到書城,買了畫畫用的材料,老師建議學了之後每天都練習纔有效果。

她倒冇想過每天畫,一週畫兩次就可以了,畫畫太耗時間了。

她冇讓陸浩直接走,而是準備請他吃頓飯,怎麼說人家陪了她一下午呢。

做飯的時候,陸浩也冇有閒著,而是拿著畫畫紙,隨機畫了一副美人圖,就是馮清婉跳舞的舞姿。

她看到的時候很驚奇,這畫得也太好了,看到右下角的簽名,一股記憶湧現,畫麵中一個女工友拿著手機跟她展示一幅畫展中的圖畫,上麵的簽名似乎一模一樣,她說什麼來著?

哦,哦,哦,是一個很厲害的人,業餘愛好是畫畫,她媽媽就為他辦了一次畫展,那人叫什麼來著?

啊!想起來了,陸浩洋。

正在YY時候,耳邊響起疑惑的聲音:”你怎麼知道我的全名?“

原來她不小心說出聲來,馮清婉驚呆:”你的全名叫陸浩洋?“

”是啊,戶口本上的名字,平時大家都叫我陸浩。“

”你是不是五行缺水啊?“

”你怎麼知道?小時候給我算命的人說我五行缺水,火氣太旺,必須用水壓製,所以起的名字全是三點水。”

馮清婉:還好,轉移話題成功,不要再問他關於怎麼知道他全名的事情了。

“你父母真好,連這些都跟你解釋。”

“誰小時候不是個十萬個為什麼呢?”

馮清婉:我啊,小時候連說話都會被揍,何況是好奇冇用的事情,後來她學會了沉默,因為沉默可以保命。

這時,陸浩也想到了這一點,趕忙轉移話題,“飯做好了嗎?我都聞到香味了。”

“馬上好。”說著轉身進廚房。

她用營養湯下了麵,還炒了青菜和雞蛋。

飯菜端上桌,“今天冇買菜,先湊合吃著,下次給你做大餐。”

陸浩點頭:“好。”

麵一端上來,他肚子馬上就餓了,因為太香了。吃一口,眼前一亮,邊吃邊誇:“真好吃。”

馮清婉被誇得不好意思:“主要是樓下阿姨做的湯鮮。”

陸浩已經失去了說話的興趣,這麵太好吃了,又嚐了青菜和雞蛋,雖然食材簡單,但是味道真的好。

飯桌上隻剩下咀嚼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