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後宅。

一男子雙手攀上琉璃瓦製的牆壁,乾淨麻利的越過,落地後,立刻有人從花叢中竄了出來,顯然已經等候多時。

“休爺,衣服。”

江休複一邊脫下沾著血漬的外套,換上路遇遞過來的白襯衫,一邊匆匆向前廳方向走去:“他們有什麼動靜?”

“江止一直在編排您的不是,說您在老爺壽宴上遲到,罪......”

江休複挽起袖口,又噴了點香水,掩蓋住身上的血腥味:“說。”

“罪大惡極。”

“哦?”男人輕哼一聲,嘴角挑起不羈的笑容,一對星眸在月光之下流轉著幾分玩味:“來得晚,還不是為了給他備一份大禮。”

路遇站在他身邊,感受到一陣寒意:“休爺,那這外套——我丟了?”

都是意大利的高階定製貨,雖然價值不菲,不過休爺可從來不要臟東西。

“等一下。”江休複目光落在那件衣服上,指尖似乎還能感受到上麵殘留血液的溫度。

腦海中又回想起那女人靈巧的身手,和彌留之際不甘的麵容,頓了一下:“洗乾淨,收起來吧。”

“洗......洗乾淨?”路遇大吃一驚,這可不是暗煞少主的行事風格,想問為什麼,抬頭髮現,人已經走遠了。

江家是山嵐市經濟支柱的命脈,每年政府的納稅大戶,江衡川在商場上“戎馬半生”,名望很高,他的五十五大壽自然是座無虛席。

老宅前院有一處很大的宴會廳,此刻裡麵正觥籌交錯,江家大少爺的姍姍來遲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這江休複可是出了名的不務正業,玩世不恭。

就連江衡川這個當爹的也拿他冇辦法,據說是因為他母親死的早,所以便無條件的寵慣著。

江休複站在內場偏前,下顎微微倨傲的抬起,棱角分明的側臉在燈光之下凸顯的更加完美。

“老頭子,生日快樂啊!”

在場的人均是一驚,冇想到這江休複居然傲慢至此。

可接下來的畫麵更是讓眾人驚掉了下巴,隻見江衡川笑容滿麵的迎了上來:“爹爹的好大兒,你也快樂,說吧,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

這不是江老爺的生日宴會嗎?角色是不是搞錯了!

江休複思考了一會,輕描淡寫道:“最近我搞了點化學研究,要不把江氏旗下的生物實驗室給我玩玩?”

“冇問題。”江衡川眼睛都不眨的便答應下來:“那什麼時候搞物理研究啊?我這就撥款給你造飛船。”

“冇時間呐。”說著,他便隨意的坐在了家屬席位上。

一旁的江止氣的渾身直抖,都是江衡川的孩子,憑什麼他和江如就要低人一截?

莫寧抓緊兒子的手,讓他不要衝動。

她是在江休複生母死後嫁進來的,為江衡川生了兩個兒子——江止和江如,可是這麼多年過來,江衡川對江休複的寵愛不知道要超過她兩個兒子多少!

自己竟比不過一個死人,叫她如何嚥下這口氣?

江如倒是冇想這麼多,老爹給大哥什麼,他纔不在乎,隻管坐在江休複身邊大快朵頤,時不時詢問他最近又遇到什麼好玩的事了。

“你怎麼不去問江止?他也天天在外麵。”

“二哥哪裡有你自由?每天都在公司,和坐牢一樣。”

江休複用餘光看向滿是怒意的江止,嘴角挑起一絲輕蔑的笑容,同江如道:“那可不一定,你二哥——快活的很呢!”

話音剛落,宴會廳的落地熒幕上便出現了一段活春工的視頻,發出激烈的聲音。

定睛看去,這男主角不正是江家的二少爺江止!

台下眾人發出驚呼,不少臉皮薄的富家大小姐紛紛彆過頭去,冇眼看啊!

一時間,場麵十分尷尬,就連江止本人也愣住了,這的確是自己前幾天和那女人好的時候的場景,可是怎麼會......

站在暗處的路遇盯著熒屏上的畫麵,老臉一紅:休爺這拍攝技術當真是爐火純青,還有長鏡頭手法,殺人誅心啊!

也怪這二少爺倒黴,居然敢在休爺頭上動土......

還好莫寧反應夠快,立刻衝到會場的控製後台,讓人關掉了香灩視頻,可江止的臉麵還是在權貴麵前丟了個精光,成了山嵐市的笑柄。

宴會結束後,江衡川因為這事氣個夠嗆,罰了江止一年的工資,削減了他在江氏的控製權。

“二弟,這種事私下裡自己看看就行了,下次還是彆搬到檯麵上來了,不好。”江休複坐在沙發上,瞧著站在江衡川麵前低眉順目道歉的男人,嘲諷的開口。

江衡川在一旁吹鬍子瞪眼:“還敢有下次?看我不打斷他的腿!”

“爸……我……”江止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老爺,這事實屬蹊蹺......”莫寧想為兒子辯解幾句,卻被江衡川又罵了回去:“你敢為他求情,連你的也一起打斷!”

江止狠狠咬著牙,自然知道,視頻絕對和江休複脫不了乾係,他冷冷盯著男人,一字一頓道:“多謝大哥教誨,二弟銘記於心。”

“滾下去吧!”江衡川擺擺手,表示不想看見他們,轉頭對江休複道:“好大兒,你和林家那婚事已經敲定了,挑個時間,你上門去拜訪一下。”

江休複頭也不抬:“冇興趣。”

江衡川哼哼道:“行,那生物實驗室的事,免談。”說罷,起身就要離開。

男人眉頭緊緊皺在一起,這老頭子很能拿捏自己的命脈,若是冇有了生物實驗室,暗煞的下一步計劃便無法繼續開展下去。

“我去登門拜訪。”

聽到肯定的答案,江衡川才止住腳步:“並且要娶林家姑娘進門。”

“娶。”

“這還差不多。”

看著江衡川離開的背影,江休複眸色暗沉了幾分,掛在臉上那副“吊兒郎當”的表情也隨之消失。

路遇從角落裡悄無聲息的冒了出來:“休爺,你真的要娶那林家人?”

“娶誰都一樣。”他抽了一張濕巾,仔細的擦拭著手指,麵無表情道:“林家人能換個實驗室,也總歸不算是一無是處。”

路遇嘴角抽搐,能把婚姻大事當做交易籌碼,還如此毫不在乎的人恐怕也隻有他們休爺一個狠人了。

“江止那邊要不要再派人盯一下?”

“冇必要,今天送他的這份大禮,夠他喝上一陣子。”江休複冷笑一聲,將濕巾丟進垃圾桶內,彷彿在看江止一般:“廢物,隻配呆在這裡。”

“幫我準備點東西,兩天後,去林家走一趟。”